首页 · 动漫名人坊 · 正文

《魁拔》导演王川:动漫国际化从热血出发

2013-09-17 18:53 ·
   
摘要: 虽然曾经投巨资的《魁拔之十万火急》在票房上成绩平平,但却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两年后的今天,3D 动画片《魁拔之大战元泱界》热血来袭,视觉效果上全面升级,广受好评。两个月之前,《魁拔》又成功走出国门,入围多伦多动画节长片单元

虽然曾经投巨资的《魁拔之十万火急》在票房上成绩平平,但却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两年后的今天,3D 动画片《魁拔之大战元泱界》热血来袭,视觉效果上全面升级,广受好评。两个月之前,《魁拔》又成功走出国门,入围多伦多动画节长片单元,成为第一部在北美地区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

近日,《动漫报》记者面对面采访了《魁拔》导演王川,听他以一种务实的态度,探讨一下中国动漫国际化发展的想法。

热血是全人类都有的基因

动漫报:首先恭贺《魁拔》北美的上映成功。这两年来的努力中,您作为一个动画导演,跟其他类型的导演在心理感受、实践等方面有什么不同?

王川:从国内目前的行业配套来讲,做一个动画导演是要比其他影视导演累很多。做一个电影导演或者电视剧导演,美工、服装、化妆、道具都会很到位,导演不用想这些事。但动画片里面的任何一个细节,如人物的长相、穿什么样的衣服等你都得操心。还有一点,一般的演员实拍,摄影师也起到很大程度的作用,但是在动画里,导演得自己分镜头,自己当那个摄影师,那些人物的动态,导演大部分得自己去完成。所以,对于一部动画片来说,它的导演要承担的工作相当于真人实拍里的摄影师、服化道、演员等。做好一个动画导演,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他要不断学习,了解各种各样的东西,这就是动画导演的难度。

动漫报:针对热血少年动画,相对于国内市场,北美市场是否更有优势,或者说会有怎么样的区别?

王川:热血或者有这种产品需求的人在人口中是有一定比例的,也就是说无论国界和人种,他们里面都有一批人爱看这种热血的东西。宁财神老师曾经拿着《魁拔》到北美,给美国的少年看。尽管语言不懂,但他们却看得很嗨,这种热血的画面和感觉他们喜欢,也看得懂。曾经有一段时间,日本的同类产品把欧洲的少年节目档期占了一半时间,也是这种原因。

同样对于国内也是如此,国内也是针对这样一个消费群体,他们非常喜欢这样热血的产品。热血跟年龄有关,到青春期的时候,就非常喜欢这样的产品。

品牌建设国际化任重道远

动漫报:近几年精品、品牌这些话题不断地大家谈及,但说实话能做出像魁拔这样精品的公司也好、电影也好,还是非常有限的。您从一个动画导演的角度怎样看中国动画品牌建设?

王川:品牌实际上是通过制作者和观众的互动形成的,以前总说动画的衍生品开发价值很高,其实没有品牌就没有那些衍生品。东西不好看,没人会买。实际上品牌就是动漫的一切价值的核心。如果没有做出这个品牌,那些东西都是白做。而青青树在二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中,也切实体会到品牌的甜头。我们最早做了一个动画片,叫“学问猫系列”,当然那时候的环境条件跟现在的不一样,没有做成。对于《魁拔》,我们是想做成大家真正喜欢的一个作品,包括其世界观,包括我们在这个过程里和观众的互动。其实我们就是想要它成为一个大家喜欢的东西,那样它的商业开发前景就会很好,就能不断做下去,大家就会更喜欢,这就是一个良性的东西。品牌可以说就是创意产业的核心,或者说做一切东西,都是为了让其形成一个品牌,没形成品牌的东西,就没什么价值。

动漫报:《魁拔》系列两度在北美上映,证实了青青树走向世界的实力。在这方面,青青树有没有想过要做中国的迪士尼或梦工厂?

王川:我觉得每个国家都应该有能够做外向型文化产品的这种机构,只不过放到发达国家,实现更快一些。对于咱们国家,各方面的条件没有他们好,就做得会慢一点。但是我们能肯定,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做到行业内能够跟先进水平平等对话的一个层次。所以我们不一定说我们要超过谁,或者一定要做到跟谁一样,至少我们做同一个行业,不会让人家看成我们是在做另外一个行业的东西。

有一个花样滑冰的教练,他的弟子得了世界冠军,他接受采访时说了一段话:“18 年前,我就是个运动员,但是我跟他们的不同是,我根本不想去比赛。

那是因为,我们那时候技术太差了,我们去冰场上滑一圈之后,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我们和前面的运动员还有后面的运动员进行的不是同样一个项目。”我就希望我们的动画能够跟国际上这些主流产品相比,哪怕差一点,但是我们跟别人进行的是同一个项目。现在叫美国、日本的人来参观,他们都是看过《魁拔》后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动漫报:《魁拔Ⅰ》是普通2D 动画电影,《魁拔Ⅱ》加入了2D 立体化技术,现在动画片已经越来越多地融入高水平的技术,您对这种融入有什么样的想法?在《魁拔Ⅲ》中会有怎样的新技术突破?

王川:随着现在数字技术的不断进步,真人电影和动画片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例如阿凡达,你说是动画片还是真人电影?将来的方向肯定会是动画片大片化,大片里会有更多动画元素,这必然是一个互相融合的过程,例如前段时间热映的环太平洋。同样,我们会在每一部都去尝试一个新技术,比如你说到的在《魁拔Ⅱ》里,我们做了2D 立体化。2D 立体化是一个很难的事情,它不是3D 建模,就是鼓的。你画出来的东西怎么能鼓呢,这个就会难。

《魁拔Ⅲ》不会做这种量级的尝试,当然,也不会有比这再难的了。第三部我们可能会在一些大场面、声光效果上做一些尝试,我们希望每一部都比前一部在质量上有更多的进步,因为我们知道观众是有期待的。

民族的不一定是国际的

动漫报:那走向国际化的时候,会不会在后续创作中,考虑多融入一些中国的元素进去,区别于其他国家的产品?

王川:实际上国际化和本土化是有矛盾的。比如说咱们现在普遍接受的一些美国产品,你很难说它是讲的美国人的生活。实际上咱们通过产品主要是想让他们感受到中国人的精神。如果产品让人感觉辨识度太另类的话,他就不一定买这个东西了。就像你买汽车,平时就有四个轮子的、三个轮子的,这时候出了一个五个轮子的,你可能就会想它跟那些比,是不是更好呢,还是会有问题呢?你就不一定买了。

我认为中国文化产品出口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其实跟日本的文化产品出口问题是一样的,日本最初就是跟别的国家的东西太不一样,后来他们一步步改进他们的作品,慢慢人们就认了,他们画的那些大眼睛、黄头发的角色,无非是让欧美观众看到觉得有亲切感,觉得这跟他们没什么区别。打个比方,咱们现在用完全是穿着中国人衣服、做中国特有的事的人,欧美观众就会想,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再比如做一个讲赞比亚人生活的动画片,我在电视上放,他们天天过着张家长李家短的赞比亚式生活,我觉得你头一天可能还有些新鲜感,想看看赞比亚是怎么生活的,几天后,你发现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没什么兴趣了!

动漫报:那您如何理解民族化和差异化?

王川:对于民族化和差异化,我甚至认为,只要是中国人做的,看上去就不会像是其他国家的。假如说我现在做一版复仇者联盟,用它的造型、桥段,别人看了也会认为它是中国人的东西。你的价值观、你思考问题的重点跟他们就是不一样。

差异化不一定在表现手段上体现,这个差异化实际上是一个产品的核心,雷同的作品实际上就毫无意义。但是这个差异化,我认为跟民族、文化什么的关系不是特别大,差异化就是差异化,咱不能说我一定要通过展现我中国人的东西来制造差异化。美国人如果那样制造差异化,那他不应该拍《功夫熊猫》,不应该拍《花木兰》,他应该拍布什、拍克林顿的故事,这才对啊!可是他拍那个你就不会去看了。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