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漫名人坊 · 正文

约翰A·兰特博士:中国动漫要讲好自己的故事

2013-11-27 18:26 ·
   
摘要: 在第七届亚洲青年动漫数字艺术大赛暨中国贵阳数字艺术洽谈会开幕之际,亚太动漫协会主席、美国大众文化协会亚洲大众文化分会主席约翰A·兰特博士再一次来到贵阳,这是他第七次来到贵阳参加亚青动漫赛事活动。

约翰A·兰特博士

【访谈背景】

在第七届亚洲青年动漫数字艺术大赛暨中国贵阳数字艺术洽谈会开幕之际,亚太动漫协会主席、美国大众文化协会亚洲大众文化分会主席约翰A·兰特博士再一次来到贵阳,这是他第七次来到贵阳参加亚青动漫赛事活动。作为此次活动的评委会主席,他多年致力于亚太国家地区的动漫研究。

11月18日,记者在贵州饭店对翰A·兰特博士进行了访谈。兰特先生非常强调动漫艺术的故事讲述,他说技术是手段,每个中国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故事,外面的人都听这些故事。而一部成功的片子,除了娱乐、商业上的成功,故事、对话和美感都是缺一不可的。

中国文化蕴含好故事

记者:中国动漫又以蓬勃之势发展起来,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作品数量庞大,质量却普遍偏低。目前,中国动漫还欠缺优秀的故事、剧本与表现手法。您认为,如何改变这一现象?对中国动漫产业,您有什么看法?

兰特: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我认为有一个时代,中国拥有世界上最精美的动画作品。在1949年至1988年这个时期,中国的动画产品非常少,但是质量却极高。可是自1988以后,中国的动画产业开始进入商业化进程,许多动画在很短的时间就能制造出来,大规模的生产,质量就很难控制。我认为,这样的商业化进程会对产品质量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但总体而言,中国的动画产业还是很可观的。

记者:您如何看待我国1949到1988年生产出来的一些动画作品呢?

兰特:首先,在这些动画作品中,有许多在世界上都是十分独特的。这种独特之处在于运用了中国故事、技法和材料,通篇中国化。与之不同的是,现今的中国动画深受日本动画的影响。

记者:那么,技术和故事情节那个更重要呢?

兰特:不论在什么年代,技术都不应该是唯一一个重要的因素。我认为在动画领域,故事情节才是最重要的。要编撰出一个好的故事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技巧。对于动画,我们需要领悟到最重要的要点,不是去学习如何使用电脑技术,不是在情节里放很多动作,记住讲故事和有意思的对话是很重要的。

记者:但有人说,如果没有先进的技术就无法做出质量优秀的动画,对此您如何看?

兰特:技术每个人都可以学,但是文化是故事的蓝本来源。我认为文化背景在故事中占很大作用,随着全球化和工业化的发展,文化同一性问题正在加剧,优秀的故事情节已经在渐渐消逝了。

记者:一个动画故事最独特的东西,应该体现在故事背后的文化里,是这样吗?

兰特:是这样的,文化和人都很重要。对于中国的动漫艺术家,无论是观众和学生,都没有必要去用日本的故事情节。中国有13亿人口,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故事。有的时候动画可以基于一些很简单的生活故事。再言,中国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学叙事文本悠长,文化深厚悠远,完全可以造就优秀的动画内容和题材。

记者:您认为《喜洋洋和灰太狼》为什么会取得成功?它代表了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方向吗?

兰特:我认为这部片子在商业领域很成功。我自己也收藏有第一部喜羊羊与灰太狼。我觉得出版商已经找到了能吸引市场和观众的公式。这个很重要。但这个和你之前提及的老的动画不同,《喜羊羊与灰太狼》是商业化和娱乐化为主的。

记者:您说有独立的故事很重要,有没有这样成功的例子呢。

兰特:当然。这样的作品很多,我依稀记得我看过一部是北京产的动画。片子里,我看到人们花了很多时间,制作这些有独特故事的动画。

增强贵州本土文化自信

记者:贵州有很多差异性的、唯一性的多元文化,您有什么建议让我们的新一代艺术家构建对本土文化认同,并把它付诸到动漫等各种艺术实践中?

兰特:对于建立对本土文化的信心,不论哪个区域哪个领域,都是很重要的,但是都没有人可以给出有效的建议。我想,教育并普及本土文化的优越性是很重要。

记者:每一届亚洲青年动漫数字艺术大赛都在贵州举行,贵州当地政府和企业很重视这个活动,你怎么看?

兰特:像政府和公司这么大力度的支持,很重要。没有政府和公司的支持,举办这样的活动是不可能的,这是贵州的幸运。

记者:目前贵州一些地方的动漫产业园正在开始兴起,并建立了基地。你认为亚青动漫赛对贵州动漫产业有何推动作用?

兰特:推动肯定是很大的,对产业升级也是很有效的。就算这样的行动不能够让动漫产业短时间内实现巨大的发展,但至少它将动漫产业带到了贵州这样的山区,让人们开始注视和了解动漫文化。

记者:您见到过用贵州传统多元民族文化做的动漫吗?有人提出,本土化就是国际化?您如何看的?

兰特:每年我来中国都有人问我这些问题,但是我总是回答不上来。有时候我认为,中国动漫在国际领域很成功,因为他们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工作交流,在各种剧场都有演出。但是这样的成功是有局限的,因为动漫国际市场的主宰者是主流发达国家的政治意识和商业精英,他们是不会让外来文化产业给他们带来太大威胁的。这个案例和电视产业是一样的。

加强交流走向世界

记者:您认为中国的动画产业是不是已经够好了呢?或者在哪些方面还有欠缺?

兰特:更好的是在讨论什么方面呢?商业化?我认为够好了。艺术方面,我认为中国早就已经很成功。但一个能够挤入世界市场的动漫产品,确实需要被计划出来。市场有个公式,需要你去计划出来填塞和适应。我认为,每个国家的文化都需要从两方面来着手,一只手来抓利润,另一只手来追求艺术。

记者:您在美国市场和电影院里看到过中国的动画吗?

兰特:没有看到过,但是不代表没有。我认为中国的动画越来越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有大量的海外华侨同胞。他们是主要的观众。

记者:你参与动画论坛已有7年,您对这样的活动在推动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有何感想?

兰特:我认为这样的活动越办越好了,每年都在进步。第一,中国的大师们能参与到活动中来;第二,不同的成功的案例会被交流;第三,国外的许多大师也会被邀请,他们会在活动后举办研讨会等和当地的学者交流;第四,活动也把大众带动起来参与和了解动漫。

记者:你认为中国的大师们和国际大师们在活动的各项交流中有充分的互动吗?

兰特:他们可以互相学习。我认为不只是在此类的活动中,在许多其他活动上,中外大师已经有很多次的互动了。一个来自美国的艺术家早在1936年就出版文章描述中国的动画特色。

记者:您每年都会参加亚洲青年动漫大赛,那您希望本届亚青赛有什么不同于往届的吗?

兰特:本届亚青赛不仅仅包括动画和漫画,还包括数字化艺术,比如,游戏。游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有时游戏是与动画和漫画结合起来的。我想这次亚青赛的另一个侧重点是青年艺术家。相较过去而言,今年将有更多的青年评委以及更多来自贵州的评委。

记者:今年亚青赛上您更关注什么?

兰特:我更加关注数字化艺术。数字化技术早已存在,历届亚青赛曾展示过数字化技术制作的动漫,但直到本届亚青赛才将数字化艺术作为重点关注对象,纳入此次活动。

记者:您还有其他想法与我们分享吗?

兰特:动画确实很重要,我们也必须兼顾卡通、连环画和游戏。中国一直拥有很优秀的漫画家,不少大师在5年前到10年前去世,但卡通在中国一直占据着重要地位,尤其近几年漫画日臻完善。过去,很多故事只以连环画的形式呈现,但如今市场上漫画书琳琅满目,而且已有更多风格的漫画书了。

记者:一部成功的动画片主要取决于市场吗?

兰特:我并不认为市场是唯一的因素。要想取得成功,你必须兼顾几个因素:首先是娱乐性,甚至是教育类动画;其次是商业化,这是支持你事业生活的资金来源;最后是美感。我认为,一部成功的动画片必须同时具有三种因素,而不是其中之一。

记者:据说功夫熊猫的很多绘画本来是中国青年艺术家完成的,但他们卖给了好莱坞。也就是说,其实很多基础工作都是在中国完成的。您如何看待此事?兰特:我确实对这件事有点看法。最重要的事是,我希望这种事不会导致人才外流,让一些才华横溢的作者和作品离开中国而让他国获益。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