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神界漫画董事长陈维东:铸造民族动漫品牌

2014-02-24 16:17 · · 编辑:之风 · 作者: 漫神网
   
摘要: 天津神界漫画有限公司距今已成立了19年,早已成为中国原创动漫行业中的领军器。作为漫画家与企业家您是如何从漫画家到企业家进行这么一个角色转化呢?发展近二十年的神界又有着怎样优秀的成绩?

传承中华五千年文化底蕴铸造民族动漫品牌形象

——漫神网专访“春节娃娃”大赛主办方天津神界漫画董事长陈维东 

漫神网:2014年1月22日,由天津神界漫画有限公司策划主办的“春节娃娃”全球动漫形象创意设计大赛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标志着“春节娃娃”全球动漫形象创意设计大赛正式启动。

而这个国际性的赛事创意正是来自于中国著名动漫策划人、漫画理论家、动漫社会活动家、天津神界漫画公司的创始人陈维东老师。为此,作为采访陈维东老师的媒体之一天津大型原创动漫网站,特邀陈先生,带着“春节娃娃”所带来的行业影响?“春节娃娃”品牌形象诞生后会对我们的文化起到什么作用?等大家为之好奇的问题,对陈先生进行访问。

立足中国文化 创造东方“圣诞老人”

漫神网:陈老师您好,欢迎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访问。

陈维东:大家好!

漫神网:陈老师,“春节娃娃”这个项目创意来自于您,是什么来激发您有这么好的一个创意?

陈维东:“春节娃娃”的创意最初源于一年以前我们去欧洲,当时进行一个交流活动,去了芬兰的《愤怒的小鸟》那款游戏的公司,看了他们的品牌形象。这款游戏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在全世界获得巨大的成功,尤其看了他们的一些周边产品,这是第一次动漫的一个品牌形象对我产生这么大的震撼力。

大概在2013年5月份,一次朋友聚会中,我们聊到了品牌,聊到了动漫形象,甚至聊到了有没有可能,聊天打比方的时候就说到了圣诞老人,我觉得是一个很新颖的事情。但在我的概念里,从来没有把圣诞老人和动漫扯上关系,虽然它也是一个绘制制作的卡通形象,而且它有很生动的故事、很可爱的画面、包括它有一种非常完善的、现代的识别体系,但是我们的确一直没有把它纳入为动漫品牌,因为它是一个全世界共有的,它不属于某一个企业,也不属于某一个地域。

但是当我们这么说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如果能够做到一个像圣诞老人这样有影响力的动漫形象和动漫品牌,再能有这样一个传播力度,那是什么样的局面?所以,当时我们就被这个创意深深的吸引住和震撼住了。

我们有可能做成什么样呢?我们下意识就会形成这样的对应关系,那么在东方、在中国有没有可能有这样一种形象?我们就想,这时候能不能为我们的节日,我们的春节、中秋节、端午节,有没有可能做某种形象?说他们有圣诞老人,我们也可以有春节奶奶,甚至中秋奶奶。我觉得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脑子里形成了一个概念,借助于春节的文化,借助于春节在全球华人,甚至在整个东方世界广泛的文化传播力和影响力,同时也借助了春节这个节日经济的影响力。

从这个想法形成,我们用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一直在拜访动漫界的专家,包括文化界的。在征求的过程中,大家都觉得是很好的点子。而且也觉得之前大家一直没有把这两件事情融合到一块,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我们想到这件事情呢?我想还有几个前因后果。

陈维东:第一,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

从十几年前,我们的原创开始缓慢起步,到2006年、2007年国家开始重视动漫产业,给予了动漫产业非常多的支持政策,到2009年国家相关部门提出了大动漫产业发展观,一直到这几年整个动漫数字媒体的快速发展,我们可以看到整个中国动漫产业,不可否认、非常高速的、飞跃式的在发展。从以前的模仿、被动市场、被外来的动漫产品所占领,到目前中国大陆市场国产的动漫作品已经占有绝大多数的比重了,而且品质也越来越高了。现在在国际上,不管是日韩还是欧美已经给予中国的动漫产业非常高度的重视。但大家总有一种遗憾,为什么我们数量有了这么多?我们的品质也发展得很快,我们的人才也有很多,但是我们在和国际一些动漫行业、动漫企业相比过程中,我们隐约缺少一些自己能够拿得出手、能够在国际上叫响的动漫品牌。所以,在2012年国家文化部开始推动中国动漫品牌发展,包括一些建设与保护的政策。所以,这实际是中国动漫正处在一个大的战略转型期。

第二,大家看到这几年整个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从以前传统的影视播出、图书出版,到这些年的智能新媒体、智能移动终端手机到手机游戏、手机动漫,飞跃的发展。

让“春节娃娃”代言爱的真谛

漫神网:提到西方节日就可以想到圣诞节,提到咱们的节日就是春节。在您看来西方的圣诞节与咱们的春节有哪些不同的地方?您希望“春节娃娃”大赛对春节会有哪些影响?

陈维东:我觉得这毕竟是东西方各自的文化代表,不能简单比优劣。因为我觉得圣诞老人实际代表了一种博爱,也代表了一种对于年轻人,包括行善、给予等很多精神。

圣诞节让人很喜欢、很讨巧。尤其是圣诞老人整套体系,在用一套很现代的视觉体系、品牌体系、包装体系在推广,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它有整套体系,不是散的。

反过来看我们的春节,春节历史很悠久,至少有两千年的历史,我们的春节文化非常厚重、春节故事非常多,春节的习俗也非常丰富,但我们有时候隐约感觉到因为春节太过于厚重、太过于传统、太过于庞杂,没有了一些符合现代社会、现代传媒的简单符号,尤其让这些“简单了”的年轻人的喜好方式。所以,我个人一直很喜欢传统文化的国际推广和现代推广,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传统文化如何做到现代推广。

关于春节,如果说我们把它转化为一种“春节娃娃”,或者是一种春节动漫的卡通造型,我就觉得春节实际是中国人或者是华人、东方人对于大自然的一种崇尚,对于节气,春节是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未来生命、未知世界的探索,所以,我觉得它本身是一种希望。

我再想到,春节因为在中国,随着中国老百姓一种特殊情感的聚集,春节大家一定要回家,一定要欢聚,尊老爱幼,一定要吃一次团圆饭,在这里又有很浓重的亲情感,而且我觉得这种亲情感不光是中国人的,全世界的人都有这种亲情感。

再有在春节中有一个尊老爱幼的习俗,对于娃娃、孩子们过春节,大家都会给予最大的一种满足和照顾。所以,我想在这方面,让这种关爱、让这种大爱、让这种和大自然之间的和谐,以及让人类对大自然之间多一点崇敬,想让这些贯穿到我们整个“春节娃娃”中。

世界因“春节娃娃”而沸腾

漫神网:“春节娃娃”大赛活动将在全球征集动漫品牌形象,想到“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个宗旨。我们的大赛,是不是也以全球性的宏观思维来运营这次活动?

陈维东:对,你说的这个观点非常正确,我当时在想,“春节娃娃”最终也是一个动漫卡通造型,如果我一个人画可能就代表了我一个人的观点,如果一百个人画,哪怕你最终从一百个人中间选出了之一,但毕竟是一百个创意遴选出来的之一,如果是一万个人画,你从一万个优秀的创意中选出最符合我们要求的造型,我觉得它一定是有代表性的。

这一万个组成元素就很有意思了,如果说全部是华人,当然我觉得这也很好,因为华人最了解自己的节日,最了解自己的民族情感,也最了解自己的民族文化,但是如果说是非华人是不是更有意思呢?一个非华人的动漫设计师为什么要来设计你的“春节娃娃”形象呢,因为他可能非常喜欢东方文化,喜欢中国文化和春节文化,当他来设计的时候,他是不是要很深的研究?那么在他很深的研究的过程中,其实我们中国文化就传播出去了。

其一,我希望在整个全球大赛的过程中,希望能够集世界动漫人设计的智慧、包括创意人的智慧融入进来。

其二,我个人也非常有兴趣和好奇,一个和我们文化土壤不同,地域不同、国度不同,甚至审美都不同的一个设计师,它理解的春节文化应该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应该给我们更多的人换另外一个视角来看自己,我对这一点是具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尤其我觉得中国的文化发展和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一定要走出自我,面向世界,用别人的眼睛重新来看待自己,我觉得我们需要这种勇气,也需要这种包容。所以,从我个人来讲,我非常希望有一个外国人最终设计了一个非常成功的“春节娃娃”的造型,当然也有可能他是外籍华人,所以我说一个外籍华人设计的“春节娃娃”备不住是让人更期待的。

与世界接轨,打造国际性专业赛事

漫神网:我们的活动在全球范围内征集作品,可谓规模空前。而我们要怎样借鉴国际品牌的经验,来经营我们自己品牌形象呢?

陈维东:从中国动漫产业发展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在十几年前被动的因为国外动漫作品大量进入我国市场,我们喜欢看、喜欢阅读,这样的话我们也是一个学习过程。到了我们这十几年,坚持原创和鼓励原创,也的确有了很多的原创作品,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阶段性的成绩。但毕竟来讲,文化的市场是全球市场,动漫是国际语言,今天我们如何用这种国际的、更加优秀的、先进的、合理的一种产业思维来推动文化内容的生产和传播,我觉得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想法,外国人有外国人的想法。

既然我们做这件事情,我们能不能更多的聆听别人的想法,所以,这次我们也是很郑重的邀请了出品“愤怒的小鸟”的公司的一个创始人做我们的顾问,同时我们邀请到了韩国《流氓兔》、《中国娃娃》、《倒霉熊》品牌的策划人和推广人作为我们整个品牌运作的顾问。我相信这也是我们积极在学习国际最顶尖的品牌包装和品牌运作的经验。

另外,我们希望改变一些形式。我们虽然在北京开了发布会,但我们下一步希望在全世界,包括韩国首尔、泰国曼谷、印度尼西亚、南美、美国、法国等十几个国家做一系列的关于中国的“春节娃娃”的全球征集大赛的推广活动,这是我们第一年造型比赛。造型大赛结束以后,我想我们会有一两百件很优秀的作品获奖。我们再把这些全世界的创意,不同设计师对春节理解的作品组织在一块进行世界巡回展,当大家在一个展厅里看到有几十个春节娃娃,有可能有摇滚感觉的,有可能有杨柳青年画传统感觉的,也有可能有我们的龙少年,也有可能有狮子少年,千奇百怪,这会带给我们很大的思维的冲击、视觉的冲击和对文化理解的冲击。这些作品有天南海北的,有老人创作的,有青少年创作的,有美国的设计师创作的,有韩国的设计师创作的,有东南亚的华人设计师创作的,我觉得这件事情真的非常美好。

漫神网:对于要向全球征集作品的大型赛事,我们大赛对于知识产权保护是怎么做呢?

陈维东:我们在国际专家的建议下,在几个月前已经完成了整个“春节娃娃”商标的知识产权的注册,大约是45类已经全部进行了注册。当然我们在国内也是得到专家的指导,我们自己做这个工作之前也做了一定的工作。但很快我们也带来了很多困惑,当我们在国际上要做推广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在所在国,是不是用别的一种形式,都能够充分的进行有效的保护,这个对我们而言也是一些需要抓紧时间学习、思考和去做的工作。

十九年辉煌发展成绩,为“春节娃娃”保驾护航 

漫神网:天津神界漫画有限公司距今已成立了19年,早已成为中国原创动漫行业中的领军器。作为漫画家与企业家您是如何从漫画家到企业家进行这么一个角色转化呢?发展近二十年的神界又有着怎样优秀的成绩?

陈维东:您说到一个让我非常感慨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是我最近两年很痛苦和很受煎熬的问题,以至于我在前一两天依然受到这种煎熬,就是一个从事文化创作的人和一个自以为是艺术家的人,向一个企业人或者是一个做管理者、经营者的转换,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我从1993年开始进入动漫行业到现在2014年,按理说应该是21年了,如果说从我的1995年第二次创业做漫画到今天来算,应该是19年,如果是从我的第三次创业1997年到今天应该是17年。

我是前两次做漫画都失败了,第三次从1997年做漫画一直坚持到今天,在国内的漫画作者而言,我应该算是一个元老了。

当然最初在做这个公司的时候,也不叫做公司,叫做个人工作室,我带着几个学生一起来一本本画漫画。一直到了2000年以后,我尝试了一种新的创作方式,就用流水线的方式规模化创作。这个当然是学习了美国的一种创作模式,也学习了香港的一种创作模式,甚至我思考了很多汽车生产线的方式来生产漫画。

我们创作的四大名著漫画,像《三国演义》,这套作品绘制很精良,难度系数很高,尤其是古装的铠甲和马画的非常精细,包括后来我们的作品在国际上已经出版了十几种语言版本,总发行量已经突破了600万册,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它也是现在整个中国原创漫画标志性的产品,也获得了很多国际国内上的大奖。

四大名著的创作过程,包括国外的朋友,包括您可能想象不出来,这一页的漫画实际是同时经历过十几个人,甚至二十几个人的手才出来的。

这是我们我们当年自行开创的流水线,否则像四大名著这种80本书,几万页稿子,画出这种品质质量,想在8年内画完几乎是没有可能的。我们整个创作人数加一块,总人数在140人左右,陆陆续续画了8年才结束,但还是用的流水线。

流水线的采用,使我对创作的理解变得不一样了。因为以前师傅带徒弟,小作坊一样的这种创作,突然间发现艺术的创作、文化的创作可以有所谓的流水线。在做这种流水线的过程中,我最多的时候带所有的学生和助理一块工作,加在一块是80-90人。这带给我另外一种管理。

我以前面临80多人的时候,我就是陈老师的角色,只是我告诉大家该怎么分工、该怎么创作,这是我以前的一个过程,我觉得很享受,也很开心,因为毕竟是在做创作,我带的都是学生。但是到了现在,随着企业的快速发展,由一个单一的传统的漫画绘制公司,向一个漫画产业化公司发展了。我们公司从最初的80多人,发展到今天140多人,但以前我们80%的人百分之百都是在搞创作,但是现在的140人时,可能只有40人在搞创作,另外100人是负责整个产业的运营和经营。公司的部门和子公司加在, 一块十几个,这对于我而言,脑袋天天大着,这是一个非常庞杂的管理体系,甚至我们现在有自己的动漫会展公司,有动漫文具公司,有动漫网站、手机动漫、手机游戏,在以前完全觉得不可以想象到的一些部门也都在诞生。

所以,当今天我们开始推广“春节娃娃”的时候,其实我是为整个公司找到了一个大家可以共同努力的产品,比如像“春节娃娃”,我们做会展的公司,可以在整个国际推广、国内推广、落地活动中大量的操作,我们手机动漫,可以去它做出很多的表情、很多的游戏。我们的文具公司,可以把它做出大量的周边产品。我们的漫画公司,可以把它做成大量的漫画故事。所以,我想这时候,动漫品牌也给我们带来一种全新的思维和理念,动漫的品牌化产品是可以拉动整个产业化产业链的合作。

中国梦 神界梦

漫神网:在言谈中,您也谈了您的梦想。在我们一直在倡导的“中国梦”中,您一直在不断把您的“中国梦”努力的变成现实。而“春节娃娃”也正是神界的“中国梦”吧?

陈维东:的确,我们有过这个想法。因为我觉得中国梦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梦想。在中国还有无数种行业、无数种工作,作为中国的动漫人,我们也有一些自己的梦想需要实现。比如我前面说到了,这些年我们发展以后,我们渴望拥有中国动漫人自己的国际性的品牌,成功的品牌,具有国际性巨大影响力的品牌,所以,我们这次“春节娃娃”是用动漫和传统文化、和传统的广受欢迎的节日、以及节日经济完全的融合在一块,我们借助于春节的国际影响力,春节文化、春节节日的国际影响力,把一个动漫品牌推广到全世界我觉得这其实就是一种大的融合,而且也是一种文化与科技、文化与传媒、文化与生活相融合的一个构想。

如果把这个梦想实现了,其实我觉得我们中国的动漫人的产业化发展,品牌化发展的梦想也自然而然得到了某种验证。

“春节娃娃”将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漫神网:陈老师认为“春节娃娃”大赛对于推动我国动漫产业的发展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陈维东:因为动漫产业非常庞杂,分类也非常多,包括您刚才说道的动漫电影,这两年发展形势也非常好,近期推出的动画片票房,也不断刷新着记录。我觉得这是值得大家庆贺的事情。但由于动漫是很庞大的产业,它有一些良好的产业模式,甚至品牌和造型。尤其我觉得中国的动漫人现在要思考一个问题,中国的动漫人所生产的动漫产品,是为动漫人服务,还是为老百姓服务,我觉得我们应该是为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动漫的超级粉丝服务。我觉得我们的“春节娃娃”就是做这种事情,是否能够让中国的动漫产品从动漫超级粉丝经济模式向老百姓最平常的民生经济转型。比如说“春节娃娃”未来诞生以后,你可以在鞭炮上看到它,可以在扑克牌上看到它,可以在衣服上看到它,和老百姓所有生活密切相关的微小产品上都可以看到它,而不是在超级粉丝的桌面上才能看到它,这也是我们另外一个梦想。如果这个梦想能够实现,我想可能会为中国的动漫发展探索一种全新的发展模式。

期待中国动漫发展美好的未来

漫神网:陈老师是企业家也是漫画家。请您对目前的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现状进行下点评?

陈维东:我觉得整个中国动漫产业客观而言,整体发展非常好。包括前两天韩国有一些动漫研究者到中国来,希望研究中国的动漫为什么这些年发展这么快,包括去年有日本的动漫同行受日本政府委托到中国来调演中国动漫为什么发展这么快。我觉得很好奇,因为以前都是我们在学习他们,现在他们开始学习我们,我觉得这是值得大家宽慰和自豪的事情。但毕竟而言,中国的动漫产业发展的时间和阶段,与欧美、日韩这些动漫强国相比还是比较滞后。所以,我想中国动漫要发展,可能一定要很自信,很坚信,要寻找到我们自己的一种发展模式,一种发展的路径,不能简单跟随欧美日韩的后面跑。因为我觉得日本动漫产业的发展,得益于电视这个新媒体的产生,欧洲美国的发展主要得益于早期的印刷业、包括电影的崛起。在今天中国的动漫产业发展,适逢智能移动终端和智能移动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而且这一点,至少以我在国际上和朋友交流来讲,中国手机用户的基数、中国年轻人对这些新鲜事物的热衷性、应用性和使用度在全世界都是顶尖的、最高的。所以,我想如果中国的动漫产业、动漫人能够用这种未来式的思维,先思考媒介、先思考渠道、先思考受众、后思考自我、后思考文化,我觉得中国的动漫会有一个非常之美好的未来,而且中国的动漫一定会引领世界未来的动漫发展趋势,这是我坚信的。这是我给中国动漫整个行业一个最真诚的建议。

漫神网:对于国外一些动漫产品的发展,与我国的动漫产品发展相比,陈老师您认为都有哪些差距?

陈维东:我觉得这个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这种明显的差距有客观因素。比如在欧洲和美国,它的整个的产业和企业的发展多半都是靠私营机构在发展,而且它以市场经济为主在发展。在中国的文化产业发展的年头相对比较短,包括在中国现在很多的发展,虽然在文化的内容上,民营企业包括个人创作者能够占有绝大的主导性了,但是在平台推广和很多方面有待于完善。

这两年国家政府对整个动漫产业的推动力度给得非常大,包括财政方面的支持、税收方面的支持、人才培训方面的支持,方方面面都给了很多。

“春节娃娃”具有文化传承的使命

漫神网:此次春节娃娃大赛,可谓是中国动漫产业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您认为这次大赛会对我们的文化以及行业带来什么影响?

陈维东:说到这一点我有一个很大的感慨。我们很多的传统文化非常优秀,唐诗宋词足够优秀,我们的古文足够优秀,我们的京剧也足够优秀,但你是不是要让当今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先把京剧学会了再去听京剧,我觉得这要思考。我们有时候过于抱怨年轻人不喜欢传统文化,只喜欢外来文化,但我们的传统文化是否低下身段、是否改变了自己的心态,向年轻人靠拢呢?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所以,我想今天动漫就是年轻人最喜欢的一种语言和最喜欢的一种文化表现形式,而且动漫也是一种国际表现形式,我们很多优秀的传统文化为什么不可以借助这种更加现代、更加时尚、更加流行、更加和年轻人亲近的形式来表现呢?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像西方的情人节一样、圣诞节一样,打造出更多的时尚元素和流行元素,为什么一定要站在那儿,说年轻人为什么不过来,这是我们要反思的。

“春节娃娃”中,“春节”这两个字听起来很古老,但“娃娃”很时尚、很时髦、很可爱、很年轻。我也在想,前段时间我也给我们的团队在讲,我们的“春节娃娃”可不可以是个摇滚娃娃,我们的“春节娃娃”可不可以是个外星人的娃娃?为什么不可以呢?我们讨论一个问题,这个世界是不是还要延续三百年、五百年,如果我们今天大胆的创作了,广为传播了,三百年以后看我们今天,我们是不是创造了一个新的传统呢?为什么我们今天不敢创造新的传统,未来的传统,而非要简单传承,简单传递,我说的是简单传承和简单传递,不是不传承,是一定要传承,而是要用现代的语言方式传承,用更加符合年轻人的方式去传承,只有这样,我们的传统文化,优秀的传统文化才会有未来,才会有未来的三百年和五百年。

所以,我想我们在做文化传承的过程中,不是做考古和文化古迹保护,这是两个概念。

陈老师在“春节娃娃”大赛新闻发布会讲话

漫神网: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为期一年的“春节娃娃”全球动漫形象创意设计大赛致力于借助动漫品牌形象的社会影响力拓展文化与商业合作,为中国文化“走出去”探索品牌化发展的开辟新路径、新模式。

与此同时,大赛还邀请了清华美术学院教授及奥运会吉祥物“福娃”设计者之一吴冠英,《兔侠传奇》导演、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孙立军,创作漫画《摇滚藏獒》的摇滚歌星郑钧,“张小盒”创始人陈格雷,芬兰Rovio娱乐有限公司“愤怒的小鸟”首席市场营销官魏皮特,韩国“流氓兔”、“中国娃娃”动漫品牌设计者金俊英等近二十名业内专家组成顾问评委团队。让我们与天津神界漫画有限公司共同期待“春节娃娃”的到来!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