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漫名人坊 · 正文

著名漫画文化学者周鲒专访:广东成为全国漫画创作重镇

2014-08-18 10:33 · 动漫界
   
摘要: 形态夸张、幽默风趣的画作,无论是趣味性还是思想上的诙谐感,都被人们所喜爱。而从清末民初开始,这些特征更成为了漫画传递思想的重要形式。著名漫画文化学者、广州大学副教授周鲒表示,“要想把新思想广为传达、开启民智,漫画成为一种不可替代的形式。”

■时事画报(高其峰的绘画报刊头)

■叶因泉1930年模仿民间木刻风格的漫画,主要角色“阿老大”。

■鲁少飞1938年在广州所绘《漫画战线》封面

■鲁少飞1938年在广州所绘《国家总动员画报》封面

■《大眼仔》《肥鬼陈》是将李凡夫的肥陈、大官、伦仔旧作辑录而成的漫画集

形态夸张、幽默风趣的画作,无论是趣味性还是思想上的诙谐感,都被人们所喜爱。而从清末民初开始,这些特征更成为了漫画传递思想的重要形式。著名漫画文化学者、广州大学副教授周鲒表示,“要想把新思想广为传达、开启民智,漫画成为一种不可替代的形式。”他表示,从中国漫画诞生之初,广东便依据得天独厚的优势成为了全国的漫画创作重镇。“可以说,目前广东漫画在全国来说是做得最好的。”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清末广州报业发达催生漫画

收藏周刊:我们每每谈及漫画,似乎总离不开动漫,在您看来,漫画与动漫是否有本质区别?

周鲒:没有本质区别,只是这一艺术形式在不同历史阶段中社会对它的更新与定位。首先要了解清楚,中国的漫画是怎么来的,很多人都以为中国的漫画史是从二十世纪初的“子恺漫画”开始,其实在此之前的几十年,随着报刊传媒的出现,漫画早就有所体现。

我们通常会有这样一个结论,漫画,它一定跟传媒有关,没有传媒就没有漫画。

收藏周刊:这么看来,能否说中国漫画就是现代媒体的孪生物?

周鲒:可以这样理解。当时的广州报业非常发达,在目前广州黄沙那一带,清平路附近,当时就有十几家报馆聚集,还有专门的读报处。那里的报馆包括清末最有名的《时事画报》。行内比较公认的中国第一张漫画是1898年谢缵泰发表的《时局图》。但当时并没有“漫画”这一词。在此后的十年,漫画有很多种称呼,例如谐画、讽画、时谐画等各种说法。

由于当时识字的人不多,要想把新思想广为传达、开启民智,漫画就成为了一种不可替代的形式。可以这么说,辛亥革命前,是中国漫画发展的第一个时期。

收藏周刊:当时从事漫画创作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周鲒:画漫画的人,几乎都跟革命很有关系。他们基本都是“左手拿笔,右手拿枪”,其中不乏同盟会人员。

收藏周刊:早期的中国漫画有什么特点?

周鲒:1900年前后的一批漫画,画风比较单纯,方法比较幼稚,跟中国传统的年画风格相似,但是在1905-1908年,表现方法发生了明显变化。作品风格开始不限于中国传统画法,它开始有了素描的元素和铜版画的元素,这说明当时的画家已经受到西方思想影响。

30年代后粤语漫画大量出现

收藏周刊:当时广东漫画在全国的地位如何?

周鲒:辛亥革命之前,广东的漫画水平已经很高,在全国遥遥领先。这跟广州作为一个通商多年的城市,积淀比较深厚有关。很多地方的画报,例如上海、天津等地,办报时间不过两三年,最长不过五年,它们随时会面临被封的危险,广州虽然也会面临这样的风险,但它有一个优势是可以随时撤至香港“避风头”,另外,这里的民风和官员都相对开明些。

广州的《时事画报》出版时间最长,持续了9年,一共发表6000多张画。可以这么说,在辛亥革命以前的漫画,几乎都跟广州有关,漫画的政治性与功能性都比较突出。其中,《时事画报》这种影响力很强的报刊,几乎可以说养了一大批画家,鼎盛时期供职画家有好几十人。

收藏周刊:据了解,不少漫画史都把上海作为民国漫画的主要营地。

周鲒:确实是这样。1911年之后,广州的时政漫画有所减弱。这跟时局变化有关,无论是袁世凯政府还是地方军阀政府,对漫画的时政批评功能防备日深,漫画随之遭受很大创伤。而活跃于上海的马星驰、钱病鹤等开始得到认可。中国漫画史上定位的比如中国第一本漫画杂志、第一本漫画集、第一个漫画团体都在上海。

到了三十年代,广东漫画又有所发展。我们在编撰廖冰兄的一本画集时发现,从1933年到1937年,他一共发表了100多张漫画,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发表在广东的期刊,而几乎全部发表在上海。后来分析发现,原来当时广东的漫画走向了另一个领域,就是商业漫画,而且非常发达,也出现了几个漫画界的名人,例如创办《半角漫画》杂志的叶因泉、创立品牌漫画《何老大》的李凡夫。粤语漫画开始大量出现。例如《半角漫画》的广告词曾经用过“公仔多,够生猛,只售半角”,这明显就是一种粤语的表达,这也反映当时的漫画民间渗透力极强。

与此同时,上海也成为了当时的漫画重镇,集中了大量的著名漫画家,例如张光宇、叶浅予、张仃、丁悚等,其中广东籍的也占不少,除廖冰兄外,还有特伟、黄苗子、梁白波等。

启示

越开放,漫画发挥的空间越大

收藏周刊:回顾民国漫画,几乎多以反讽社会、宣传抗日题材为主,相比今天和平年代的漫画,是否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面貌?

周鲒:其实这里有一个误区。反讽漫画其实也并非民国漫画的主流,只是因为当时的政治形势需要。任何时代,反讽漫画都不可能是主流。用一个比例来形容,纯讽刺性的漫画占整个漫画的作品数量估计不到10%。因为漫画要市场化,就得连载,就需要有吸引人的故事性。

收藏周刊:如果这么说,那我们应该如何去认识民国时期的漫画?

周鲒:中山大学教授杨小彦曾有一句话“漫画是社会自由的尺度”。民国漫画对今天漫画界的启示,更多的不是在技术或者风格层面,而是开放的程度。漫画发挥的空间越大,好的漫画诞生的几率就越高。某些世俗的观念,把漫画分为娱乐漫画和讽刺漫画其实不合适。比如说,廖冰兄1947在香港出版过一套很著名的漫画叫《阿庚》系列,这个系列跟今天的四格、八格漫画差不多,一个主角每天讲各种各样的故事,但故事来源则与民生和国际形势很有关系。那我们能说它是讽刺漫画还是娱乐漫画呢?

现状

目前广东漫画

在全国做得最好

收藏周刊:每每谈起漫画,我们似乎都离不开日本,国内漫画受日本影响似乎不言而喻,我们该如何发展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漫画?

周鲒:我认为这个命题可能本身就不成立。什么才算民族特色?日本的漫画也不会说自己有日本的民族特色。难道说宫崎骏成功是因为它有日本特色吗?这完全不成立。而且中国早期的漫画家也不会提这个。我始终认为,漫画只有好坏之分,没有国家民族之分。

收藏周刊:目前中国的漫画发展怎样?广东的表现又如何?

周鲒:漫画在近二十年的发展中,有了一个很大的进步。在九十年代,几乎是美日漫画一统天下,特别是日本漫画。今天,中国漫画的品牌性已经逐步形成,特别是在中低端市场,当然,高端市场还没有发展起来。比如,小孩可以看“喜羊羊”,但是成年人则几乎不看国产漫画了。

目前广东漫画在全国来说是做得最好的,这里既有《漫友》杂志这样的全国最大漫画出版商和发行商,也有像朱斌这样的年轻新锐漫画家,最近也成立了全国少有的省级动漫协会——广东动漫艺术家协会和全国第一个市级动漫协会——广州动漫艺术家协会,广东的动漫(漫画)创作力量可谓阵容庞大。

链接    

古今“漫画”词解不同

据很多专家论证:宋人洪迈所著《容斋随笔》中提到“漫画”二字,其中所言的“漫画”,是一种鸟;至“扬州八怪”之一金农,他在《冬心先生杂画题记》中有“漫画折枝数颗,何异乎望梅止渴也”句,金所写的“漫画”,根据前后词义来推敲,则是随意画就的意思,再由此推之,已经较为接近后来所言的“漫画”二字的意义了。

而漫画作为一种画种出现,首见1924年7月,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的《我们的七月》这本书中刊登了丰子恺的成名作《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该书的目录中虽未标明“漫画”二字,但内页中则标明“漫画 子恺笔”。

原标题:从中国漫画诞生之初广东便成为全国的创作重镇

来源:财经网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