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青年郑钧六年磨一部动画电影 自称“上了贼船”

2016-06-20 13:53 · 动漫界 殷 茵
   
摘要: 2005年发表小说《菜刀温暖》,2013年加盟《中国最强音》当导师,2015年带着儿子Jagger上亲子真人秀《爸爸回来了2》,今年,担任编剧的动画电影《摇滚藏獒》将征战暑期档……这些年,摇滚歌手郑钧似乎有些“不务正业”。

2005年发表小说《菜刀温暖》,2013年加盟《中国最强音》当导师,2015年带着儿子Jagger上亲子真人秀《爸爸回来了2》,今年,担任编剧的动画电影《摇滚藏獒》将征战暑期档……这些年,摇滚歌手郑钧似乎有些“不务正业”。对于这四个字的评价,他倒是不以为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然回应:“那你说什么又是‘务正业’呢?其实,摇滚的核心就是不要活在别人期待的重复的生活中,要勇于追求你想要的生活。我的确做了很多‘不务正业’的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冒险的快乐。”

“拍动画,就好像上了贼船,懵了”

“《摇滚藏獒》是我长那么大以后,做的最难、最复杂的一件事。”从女儿的睡前故事到漫画,再到电影,郑钧像孕育一个孩子一样,一意孤行地做着这件自己并不算拿手的事情,甚至跑到好莱坞请来了《玩具总动员2》编剧兼导演艾什·布兰农的团队负责制作。“什么事情都要从零学起,很多事情远远超出我想象,原来以为两三年就能做出的动画电影,做了以后才发现,好莱坞的标准周期是五到六年。就好像上了贼船,懵了,可是又没法下来,只能好好做一个贼,贼船经营好,然后就这样了。”

如果不是同样的西藏故事,很难将眼前的这个郑钧和当年那个唱着《回到拉萨》的摇滚青年联系在一起。为了这部筹谋了6年的电影,他又是“说相声”,又是“曝私料”,还扯着嗓子唱《私奔》;结束后的后台,平面媒体、视频网站,记者轮流上阵,同样的问题被反复问及,他耐心回答,一旁的工作人员见缝插针地汇报着接下来的行程,顺从地接受着化妆师摆弄的他一一点头……高冷的摇滚男人设彻底崩坏。连他自己也说:“一到宣传期,各种天桥打把式卖艺的范儿就出来了,进演艺圈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作品宣传过。”不过,这种折磨他甘之如饴,“梦想就是这样的,要付出代价和牺牲。电影是团队作战,你需要为太多人负责,一想这么多人花了这么多心血做的东西,还是希望它能被更多人看到。真的觉得是责任。”

“你认为摇滚歌手是这样的,我就得这样活?”

除了责任,当然还有热爱。郑钧对于动画的热爱,甚至不亚于音乐,“其实我也是个生活在二次元世界的人”。因此,他一直梦想着可以创作一部漫画,甚至把它搬上大银幕。

当然,在别人眼中,摇滚歌手搞动漫,未必能得到认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的确有点自私,虽然我满足了自己的梦想,但对我的歌迷来讲不公平”。但他坚持要过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按照歌迷或是外界的人设来生活,“按照大家的期望生活也很容易,到点写歌宣传、演出,扮成一个摇滚男神或是有点沉默寡言的文艺青年,大家可能很高兴,我也不会太为难,但那样的话太虚伪。你认为摇滚歌手是这样的,我就得这样活吗?”郑钧说,冒险,是他在摇滚中学到的最美好的事,“人生最大的悲剧就是重复,所以要勇于去改变,过点不一样的生活”。

热爱归热爱,当听到有人说,郑钧在《摇滚藏獒》里注入了所有关于音乐的情怀时,他还是有些发怵,“一听到情怀两个字,就觉得特吓人。人活着必须要真实,不要骗自己,你有情怀就有情怀,没情怀也没关系,没有情怀的人活得也挺好。任何东西只要一不真诚,都是在贩卖灵魂,不管是情怀还是别的东西。我觉得一个人只要善良、热情、有勇气,不管是玩摇滚的,还是拉车的,都是很牛的人”。

“有很大的变化,特别感谢芸姐对我的容忍”

“痛并快乐着”的宣传期里,有个身影始终陪伴左右,每当不知道该怎么吆喝的时候,郑钧便习惯性地将她推上前来。台上,他管小自己15岁的妻子刘芸叫“芸姐”,“芸姐太不容易了,做电影那一年正好我儿子出生,她挺着大肚子跟我去的美国,现在电影要上映了,儿子要上小学了”。

看起来相敬如宾的夫妻关系,在刘芸嘴里却变了样。典型女演员性格的刘芸,这样形容自己,“年轻时,我的日子就像过山车一样,每天的情绪高高低低,性格很激烈,生活中过得跟演戏似的”。他们是在一个派对上认识的,朴树是牵线的人,当时的郑钧过着胡天胡地的日子,身边的女人都宠着他、惯着他。因此,当周遭的人知道刘芸和郑钧在一起时,质疑的声音不绝于耳,“你确定要跟一个搞摇滚的谈恋爱吗?女演员已经够不稳定了,再来一个搞摇滚的,只剩自己引爆自己了”。就连当时刘芸的老板,华谊兄弟的王中磊也不禁打了个问号:“会不会不靠谱啊?”倔强的刘芸偏要试一试,结果,谈了三年恋爱,吵架成了家常便饭,“后来我们找了一个特别好的说法——吵架嘛,就是疯狂的交流”。而用郑钧的话说,刘芸是用湖南人的刚烈脾气“以暴易暴”,狠狠地收拾了他一顿。这也是一种真实的生活状态,“我俩性格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一开始到现在,中间打打闹闹很多次,其实我发现人最重要的是互相坦诚相待,千万别藏在心里,多交流,虽然我们交流的方式激烈一些,但是交流比不交流好很多”。

直到结婚后,有了Jagger,两个人开始为了彼此改变自己。这六年,除了做《摇滚藏獒》,郑钧学着做瑜伽,也减少了社交生活,“除了工作和这部电影之外就在家待着。我觉得有很大的变化,特别感谢芸姐对我的容忍,让我这样一个‘禽兽不如’性格的人,变得更好”。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