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八卦台 · 正文

漫画圈年度大戏夏天岛事件要演成跨年大戏了

2017-01-03 10:22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摘要: 备受国内漫画圈关注的夏天岛事件再起波澜。12月29日晚,夏天岛签约作者左小翎发了一条名为《姚老师:请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的长微博。她在长微博中表示,夏天岛和作者们已经举行了期待已久的谈判。

备受国内漫画圈关注的夏天岛事件再起波澜。12月29日晚,夏天岛签约作者左小翎发了一条名为《姚老师:请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的长微博。她在长微博中表示,夏天岛和作者们已经举行了期待已久的谈判。然而,夏天岛CEO姚非拉只出现5分钟,之后就消失不见。在谈判中,夏天岛给出了一份非常苛刻的补充协议, 并暗示作者们要吃官司和付巨额违约金。

左小翎的长微博下面,夏天岛的签约作者排队回复:正式向夏天岛提出解约,场面宏大。

12月30日上午,夏天岛官方微博发表回应声明,里面对左小翎提出的问题一一做了回应,并且表示要追究左小翎的法律责任。看来,漫画圈这场年度大戏要演成跨年大戏了。

几天前,记者独家采访了姚非拉。之后,记者也联系到夏天岛的作者们,并做了集体访谈。访谈对象包括夏达、左小翎、小新、魏莹,以及已经离开夏天岛的胡伟。在访谈中,夏天岛的作者们透露出深深的无奈和失望。

原来,29日下午,夏达律师团曾与夏天岛首次面对面。然而,现场只有姚非拉的妹妹姚米拉一人出席。而姚米拉表示,这是夏达单方面决定要举办的会议。虽然姚非拉知道她会出席,但却没有授权给她,因此,姚米拉无法代表姚非拉进行协谈。而且,也不知道姚非拉何时愿意谈。

对此,记者再次采访姚非拉时,他表示:“如果我在场,大家会带着情绪,不利于就事论事,所以我回避了。”

夏天岛作者们:

姚老师给我们

画了一个“天空之城”

记者(以下简称记):作者们和夏天岛的谈判目前进行得怎样?

左小翎:我们的律师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来谈的,但是律师感觉姚老师完全不想解决问题。姚老师不出面,也不授权其他人。和我们谈的是姚米拉女士,但她并不能替姚老师做任何决定。本来代表夏天岛方面的律师如今也走了,现在只剩下一位政法大学的法律教授,给我们上版权法课,用案例来暗示我们可能会吃官司。

记:夏天岛或者你们的律师是否有提出一些可谈的方案呢?

左小翎:夏天岛给我们一份补充合同,并且要求我们一个个谈,不签协议的人还没有资格看合同内容。在律师的反复劝说下,姚米拉才给我们看了合同,那是一份非常苛刻的补充协议,连夏天岛的律师都表示这份合同没有退出机制,最后理念不合走人了。而夏达老师这边,是律师提交了几个方案,希望姚老师至少先看一看。但是姚老师没有露面。

记:有很多网友问,你们现在集体控诉姚老师,为什么从前会相信他?

小新:从前只是觉得姚老师说话不好听,可能只是脾气不好,我们也相信一方面是行业不景气,另一方面是自己的作品真的还不行,所以不能要求公司太多。但是当姚老师否定我们的作品的时候,这些年却有越来越多的平台主动找上来谈合作,我们才发现,事实并不是姚老师说的那样。

姚老师总和我们说梦想。当初听到姚老师说,要一起打造中国的吉卜力,中国的迪士尼,我们都是很激动的。我们的梦想就是要跟一群了不起的漫画家来创造历史。我们也会幻想这样的画面:50年以后,人们看到我们的作品,能说:谁和谁曾经并肩战斗,他们真是黄金一代!

到现在,梦想这个词,我们每个作者现在也依然相信,这个词本身不可笑。但是每当编辑或作者去和姚老师谈工资、谈稿费的时候,姚老师就给我们谈梦想。别的老板也许会给员工画大饼,姚老师给我们画的是“天空之城”。

记:夏天岛真的没有财务吗?

作者们(异口同声):常年没有!所有稿费、分账都是从姚老师私人账户转的,我们也从来没收到过明细。

左小翎:我们对夏天岛的运营能力已经彻底绝望,作品交给它,只有以各种奇怪的理由胎死腹中的结局。例如,姚老师想当导演,姚老师要给公司留下太多权益以至于合作方无法同意等等。

夏天岛手握那么多好作品,至今只卖出4部,这是不可思议的。姚老师的理由是,我们要认真挑选靠谱的合作方。但事实是,按照姚老师苛刻的要求,靠谱的合作方是不会同意合作的,而能同意这些要求的合作方,很可能只是在玩资本游戏,不会真正用心对待我们的作品。

作品对我们来说就像是生下的孩子,托付给夏天岛,希望能善待孩子,让他们体面光鲜地长大。然而,我们却眼看着这些孩子每天吃不饱穿不暖,灰头土脸,我们又无法拿回监护权,而夏天岛却说:你们不就是想要赡养费嘛?

记:姚老师提到过夏天岛运用自己的资源给作品找好的合作方,以及宣传作者。例如带夏达见宫崎骏,助你上春晚等等。

夏达:宫崎骏先生是由Benelic的社长安藤先生为我引见的,安藤先生是我在日本的责任编辑松井先生的朋友,两位先生知道我非常喜欢宫崎骏先生,所以好心地安排了一次拜会。那次见面纯粹是私人拜访,姚老师只是陪同我去,全程没有任何的商务洽谈。宫崎骏老先生当时在家里烧着壁炉劈着柴跟我聊天,只是把我当一个年轻后辈而已。我从来没提过这事,就是不想老先生们的善意和鼓励变成别人的谈资。

包括上春晚,这全程都是杭州市政府、中国国际动漫节节展办提议策划并完成的事。

记:由于夏达的作品在集英社的杂志上连载,有些漫画家是冲着夏天岛的海外资源去的。例如,已经在《周刊少年JUMP》本刊上刊登过短篇的胡伟(第年秒)。胡伟为什么当初选夏天岛?离开原因可以讲嘛?

胡伟:自入行以来梦想就是去JUMP本刊,还以为夏天岛跟集英社关系很好的样子(那时没什么智商的)……离开也是因为那个公司在咱去JUMP本刊的路上背后使绊子来着。

记:那么作者们现在希望的诉求是什么?

魏莹:我们现在就是希望能够和姚老师本人谈,或者姚老师同意授权代理人、律师来谈。我们都愿意在解约之后,作品依然给夏天岛一定时间的运营权和分账,但是希望作品版权不是终身制的。

记:假如,作者们的诉求最后在法律上无法通过,你们准备怎么办?

魏莹:本来我们都很舍不得自己的作品,放弃作品就像割肉剔骨一样痛。可事到如今,面对公司这样的态度,我宁可亲手放弃它们,也不愿意它们被夏天岛践踏。

夏天岛CEO姚非拉:

我们拿出非常有诚意的合约去谈

我们是配合作者的需求,拿出非常有诚意的合约去谈的,在行业里面应该是最有诚意的方案之一了。自动续约是经常能看到的条款,而且他们也是可以拒绝的。

因为网络攻击的舆论集中在我身上,如果我在场,大家会带着情绪,不利于就事论事,所以我回避了。但是从结果来说,我觉得作者可能缺乏经验,不能很冷静客观地考虑事情。现场的场面还是情绪化的。

我是感觉二次元的作者们,职业生涯第一次面对比较现实的问题、法律的问题,可能确实是没经历过。这也算是行业发展往前走的一种实践吧。从纯粹的理想化的、小众的圈子,进军到正规的行业,这个过程中间不成熟的想法,可以经过碰撞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