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产业遭遇路线之争:流量优先战略饱受估值争议

2017-05-31 11:23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作者: 李洋 睿峥
   
摘要: “我很清楚,这个世界仍然有99%的人不认同,不相信我们……有一天你会看到1%的微茫,原来已经足够把黑夜的整个天空照亮。”

“我很清楚,这个世界仍然有99%的人不认同,不相信我们……有一天你会看到1%的微茫,原来已经足够把黑夜的整个天空照亮。”

三年前的12月13日,当时年仅22岁的陈安妮在微博上发表了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漫画中讲述自己的创作过程和创业经历。这条微博的转发量高达百万级别,与此同时陈安妮的创业项目“快看漫画”瞬间冲向APP Store免费榜第一位。

此后,“快看漫画”迎来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融资:从A轮300万美元,到B轮1亿元人民币,再到C轮的2.5亿元人民币,“快看漫画”的估值在短短三年时间内跃升至 10 亿元人民币。

而那几年,伴随着中国动漫市场火爆,随着《大圣归来》《镇魂街》《十万个冷笑话》等爆款动漫诞生,国产动漫初尝市场甜头,大量创业者与投资者也开始跟风涌入,但市场也开始变得复杂。

近年成长起来的有妖气、网易漫画、腾讯动漫等平台都赢得了市场的极大关注,水涨船高的融资记录点燃了二次元市场的热情。

在不少投资者看来,二次元经济的壮大,与当下年轻人的消费习惯有着莫大的关系。对于有意布局泛娱乐生态圈的巨头来说,虽然年轻用户的变现能力不高,但抢占年轻人市场相当于抢占未来,当这些年轻用户步入社会后他们的消费能力将大幅提升—提前锁定这批用户是目前动漫平台最好的资本故事。

就目前而言,漫画平台融资大多进入B轮以及C轮阶段,根据用户集中的情况,梯队分布也逐渐明晰。漫画平台的商业模式也走向两种路线,一种是腾讯动漫和有妖气等平台强调内容和IP开发能力,一种是快看漫画这类,强调流量至上,让内容为流量服务。

在资本的推动下,漫画开始从亚文化领域进入公众视野,但同时也埋下了泡沫的伏笔。为了能够获取新一轮融资,不少动漫平台如快看漫画等以点击率、用户数量为唯一导向,而不是走在日美先进国家已经验证过的、用精品内容孵化和深挖IP的路线—在流量思维的指导下,漫画平台缺乏优质内容意识,甚至用大量三俗内容打擦边球,这种短视的行为无疑会破坏行业的健康发展。

在一片热闹中,看上去国产漫画迎来了最好的时候,但与日本、美国等漫画大国相比,中国的《火影忍者》和《钢铁侠》却姗姗来迟。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动漫平台用流量圈用户再通过用户收费,这是赚快钱的形式,“但是如果没有很好的内容支撑,必然会造成用户流失”。

平台混战

据数娱梦工厂统计,2016年国内漫画领域共完成23笔融资,其中漫画CP类的公司完成融资15笔,漫画平台融资8笔。而进入2017年,资本仍在加速进场,全面呈现百花齐放:1月,快看漫画宣布获得2.5亿元C轮融资;3月,旷盛动漫完成1000万元Pre-A轮融资;5月,飒飒动漫宣布获得2亿元融资。这些平台的估值都在亿元以上,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快看漫画,其估值达到10亿元人民币。

资本的快速涌入在加速内容生产的同时,也促进了漫画内容与现有IP产业链的融合。2016年的漫画内容生产不论在数量和质量上均有显著提升,进一步刺激漫画市场的高速增长。相关研究报告称,国内仅付费漫画市场就已达到2亿元规模,而依靠免费漫画吸引用户形成流量的平台更多,若加上周边开发和影视化收入,这个市场将达到千亿级别。

根据Analysys易观千帆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第2季度中国移动动漫市场整体活跃人数达到1644.67万。而在用户渗透率TOP 10中,快看漫画和腾讯动漫的用户渗透率优势明显,均超过40%。

在这个巨头林立的漫画市场里,快看漫画是为数不多能冲向第一梯队的创业公司,为了避开与腾讯、网易、奥飞(有妖气)等大企业的正面交锋,其直接切入了一个并不怎么受人关注的落点—做娱乐化的内容。时代周报记者对快看漫画作品类型进行分析,发现排名位于前列的类型分别是爆笑、耽美、剧情、恋爱、校园,比较火的《整容游戏》《零分偶像》等作品,主打紧贴流行热点和娱乐八卦。

凭借着大量不到50话就完结的玛丽苏、霸道总裁或后宫内容,快看漫画的日活跃用户规模接近千万级别。不过,也有人质疑其前景。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虽然现在90后、00后这波消费群体已经成长起来,他们代表着主要的消费群体,但快看漫画有被高估之处。“它的确有受众,但是这个群体变现和倒流的能力比较差,只靠广告并不能达到这么高的估值。”

时代周报记者就此采访快看漫画创始人陈安妮,陈以“快看漫画公关部会进行回复”为由拒绝对上述分析发表评论,但截至发稿,快看漫画官方并没有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

于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快看漫画的优势是能够快速获得用户,形成口碑效应,但劣势是一旦有比较严厉的相关规定出台之后可能会对它的流量造成很大冲击。“低龄少女算是受众比较多的群体,快看漫画走这种路线的上升空间非常小,但它的风格比较固定,因此它的商业变现非常难。快看漫画的用户多是低龄少女,这个群体消费能力比较有限,并没有想象中这么高。”

刺穿泡沫?

尽管漫画市场看似火热,但仍需要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才能实现可持续性的发展。前期大量的资本涌入后,漫画行业也面临着盈利压力,如果没有相应的变现渠道,这些高估值的漫画泡沫将很快被刺穿。

事实上,目前整个中国漫画行业思考盈利问题为时尚早。关于盈利问题,腾讯互娱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短期来说,营收和盈利不是最重要的目标,还是需要看长远。腾讯动漫其实也已经有很多收入产出,包括内容付费和IP授权等,2016年与凯撒的合作授权金超过1亿元。

于斌认为,动漫平台在早期发展时用重流量的模式是对的,但是这种模式会导致产品质量下降。“用流量赚用户再通过用户收费,这是赚快钱的形式,但是如果没有很好的内容支撑,必然会造成用户流失,比如知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动漫IP重在产业链,比如做延伸品和游戏。

以快看漫画为例,其最初以免费的内容吸引用户,但在孵化IP上快看的力度远不及腾讯、有妖气等平台。百度国产动漫排行榜前十从未有过快看的作品。

作为曾经是年轻创业者代表的陈安妮,现在早已远离漫画家的身份,她必须用生意人的眼光去思考快看的商业前途,但从她的对外言论看来,似乎对快看的模式规划仍稍显混乱。

关于盈利模式的问题,去年陈曾公开表示,快看漫画不打算伸手去跟用户要钱的,而是以漫画或者故事作为一个IP、一个种子、一个载体。“它从我们这里孵育出来了,然后到中游可能变成网络剧,可能变成电视剧,最后变成电影和游戏,这个时候可能会实现一些IP变现。”但她也表示,目前快看没有把IP制作、影视化作为主要的创收方式,IP开发的价值要等到未来两三年才有机会看到,广告和游戏联运是快看当下唯一的盈利点。

然而在5月,快看却悄然启动了付费。一旦改变平台路线走付费阅读,快看漫画可能面临着流量下降的风险,而且低龄用户的付费能力也有限,这对于快看而言无疑是两难的选择。

流量至上与IP思维

事实上,目前中国的动漫产业,已经呈现出两种不同商业模式:一种以流量为目标,用免费的消遣内容吸引足够多的用户流量,就可以继续进行下一轮融资,再继续吸量并融资;一种则以孵化IP为任务,将精品IP向影视、游戏方向输出,形成泛娱乐生态的内部协同。

对于快看模式,外界有观点认为,快看漫画其实并不是一家动漫内容平台,是一个以漫画为介质,展示成人化流行娱乐内容来吸引流量的平台。

与快速膨胀快看漫画不同的是,像腾讯动漫、有妖气、布卡漫画等平台从一开始走确立IP路径,以打造IP为目标,再以泛娱乐产业链进行商业化操作。

其中,有妖气的代表IP十冷曾经创作过一天破亿的国产动画电影标杆成绩。其下以“妖气三大漫”为代表的《端脑》《镇魂街》和《雏蜂》具有相当的影响。2015年,奥飞以9亿元人民币并购了有妖气。

而腾讯互娱下的腾讯动漫则以《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等为代表。在UP2017发布会上,面对时代周报记者,腾讯动漫业务部总经理邹正宇强调,腾讯动漫要坚持打造精品动漫内容。根据腾讯互娱公关部回复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有超过5万位作者在腾讯动漫平台上投稿,签约作者数超600人,去年腾讯动漫回馈给内容创作者的总金额超过3.7亿元。有超过9部作品先后进入过国产动漫排行榜前十。

除此之外,北京若森的《画江湖之不良人》,杭州玄机的《秦时明月》等,也都属于知名的国漫IP。

在动漫平台的竞争中,IP的孵化能力是最重要的护城河。只有持续、稳定的IP输出能力,动漫平台才能在整个泛娱乐生态圈中产生价值。

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相对于单一垂直的泛娱乐内容提供者,平台型公司具有更大的稳定性,他们的盈利更加确定,增长概率也更大。“单一的IP可能今年很流行,但明年就不太流行了,其持续性没有平台好。平台就不同,一个当红IP的离开并不会让平台垮掉,因为有许许多多的IP在平台上支撑着平台的发展。”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