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环游记》凭借充沛的情感再次征服观众

2017-11-23 11:26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作者: 戴天文 曹蕾
   
摘要: 在最为擅长的首部原创动画电影上,皮克斯少有失手,即将于11月24日上映的《寻梦环游记》,也能凭借充沛的情感,再次征服观众。

在最为擅长的首部原创动画电影上,皮克斯少有失手,即将于11月24日上映的《寻梦环游记》,也能凭借充沛的情感,再次征服观众。

这部影片的背景是亡灵节时的墨西哥。亡灵节与清明节有些许类似,都是为了祭奠死去的先人而产生,但有别于清明节时的哀伤,亡灵节在古印第安文化的影响下,成为了生者与死者团聚的这样一个值得欢快庆祝的节日。节日期间,骷髅元素是最为广泛使用的符号。

或许这正是《寻梦环游记》团队将整个亡灵世界的角色设计成骷髅形式的重要原因。据制片人达拉·K·安德森介绍,在影片的筹备初期,“我们就邀请了3个主要的文化顾问参与到影片的制作。这是皮克斯首次在设计阶段就加入文化顾问,带来了更加宽阔的文化视野”。

在现实世界中的小镇也很有墨西哥元素

导演李·昂克里奇也透露,这部影片有别于皮克斯一般影片的5年周期,总共制作了6年,正是因为主创团队一直在走访墨西哥,了解当地家庭如何庆祝亡灵节以及他们的经历。就连配音演员,也都邀请的拉丁裔。

比如在亡灵节时,墨西哥当地的庆祝方式是开心、积极的,装饰色彩丰富且充满了音乐元素,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悦激动的申请。影片在制作时,便将整个亡灵世界设计地充满欢声笑语。在橘色的万寿菊花瓣组成的桥的另一端,整个城市五彩斑斓,立体构造带来了强大的视觉冲击,甚至还能每年召开演唱会,如同天堂。就连片中的那些特殊的动物,也是墨西哥日常生活中具有代表性的,被放进影片当中“提升电影的质感”。而动物、骷髅、人和场景等一系列画面的打造,都是绝对的世界一流水准。

由万寿菊组成的连接人间与亡灵世界的桥梁

立体的亡灵世界

正是因为真实度极高地呈现了墨西哥亡灵节的背景文化,《寻梦环游记》在10月27日墨西哥上映后取得了巨大成功,在11月15日便取得4310万美元(2.84亿人民币)票房,超越《复仇者联盟》成为墨西哥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一部影片。李·昂克里奇分享了墨西哥观众的感受,“他们自豪于这些故事将会被全世界的观众所看到”。

不过亡灵节这样的祭奠先人的同时进行狂欢的氛围,并不一定能够被世界各国的观众所接纳。主创们或许是考虑到这些原因,并没有对这一背景进行更加深层次的渲染,而是在简单提点之后,让故事的重心始终保持在“家庭”这个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获得通感的元素。李·昂克里奇表示,“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家庭,有相似的传承,明白将历史传递下去多么重要。我们希望将’家庭’的概念推广到全世界”。

就算死去,家人也是米格坚强的后盾

可以说,整部《寻梦环游记》都是在讨论梦想与家庭之间的关系。片中的主角是十多岁的少年米格,钟爱音乐的他诞生在一个拒绝音乐的制鞋家庭,当个人的梦想受到整个家庭反对时,他发现了一个大人从未告诉他的“秘密人物”。自以为能够完成梦想的他,却因为一次偶然的举动进入亡灵世界后,需要在梦想与家庭之间做出一个抉择。

这个故事的角度丝毫不新鲜,甚至可以说老生常谈。但不要忘了,这是一部将故事奉为影片第一要点的皮克斯出品的影片。

此前,皮克斯总裁吉姆·莫里斯曾透露过一个皮克斯故事必须满足的四个原则:首先是故事要有着强烈的情感动机,其次是找到我们花90分钟观看电影的时间,第三是只有皮克斯能做到真人电影做不到,第四是故事的概念必须超越常规。

从这四点来说,《寻梦环游记》可以说都很圆满地做到,甚至在第一点上还远远超越了历代作品。催泪,成为这部影片最大的一个传播热点。这并不意味着皮克斯打造了一个悲剧,这是一个可以说是最典型的大团圆结局,影片的各个阶段也都充满了笑点。

埃克托的存在不仅仅是亡灵世界的新伙伴这么简单

催泪是因为情绪的饱满。《寻梦环游记》对亲情、友情以及对梦想的执着进行了生动、细致的刻画。一首《请记住我(Remember Me)》,用截然不同的风格在影片的不同呈现出现,既能帮助观众初识这个世界,也能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催人泪下。

如果死者能够在亡灵之地长存而不会消失,难以制造强烈的情感冲突。主创在影片的世界观里还设计了一种情况。人类的死亡只是在亡灵之地有着另外一种形式的呈现,真正的消失,来源于死者在生者世界不再被记起。

通过“永远的消失”,《寻梦环游记》中亡灵之地与现实世界吗,便在思念的联系下构成了两个不同的平行宇宙,万寿菊大桥就是一年一度连接两个世界的纽带,亡灵向导也在两个世界之间彼此穿梭,守护着这一家人。这样的设置,淡化了生与死之间的绝对对立,让米格的“穿越”,也能解读成为了追求梦想去到他乡漂泊的游子,令更多的观众能够从不同的角度将情绪投放在角色与故事上。

有趣的是,音乐原本一直是迪士尼动画的强项。在皮克斯刚开始制作长片动画不久时,曾经为了坚守自己的风格,拒绝在影片中加入大量音乐。李·昂克里奇解释道,“一开始我们就想讲一个音乐故事,不是《冰雪奇缘》那样人们说着说着就唱起来的,我们想做的是包含角色在片中表演音乐的电影”。就连片中米格所使用的吉他,也是导演临时起意让10岁的儿子设计的,“他当时很焦虑,怕自己画不好。但我说这正是我想要的,然后我们将画放进电脑里合成,弄得好像米格自己画的似的”。

米格的不少演唱,都是在这把老照片中的吉他的伴奏下完成的

这正是《寻梦环游记》与其他迪士尼动画最为显著的区别。近些年不管是《海洋奇缘》还是《冰雪奇缘》,片中角色的对白与音乐基本上是“无缝连接”,说着说着就唱起来。但在这部皮克斯的影片中,说与唱有着明显的边界。米格是天生的音乐家,亡灵世界里他的周围也聚集了很多音乐家,他们的音乐通过表演的段落,与故事有机的结合起来。

在看片之前,很难理解到这样有机的结合,究竟能累积产生多少的情感能量。但毫无疑问的是,在结尾部分米格为其曾祖母唱的那首《请记住我》时,足以堪称全片最大的泪点。

与曾祖母在一起的米格。曾祖母的姓名,也是影片的重点之一

但对皮克斯来说,将观众感动落泪算不上“完成任务”。如果说《玩具总动员》、《汽车总动员》等系列影片,是皮克斯在经济回报以及延续经典的多重考虑下进行的相对稳妥的创作,那么《飞屋环游记》、《机器人总动员》、《头脑特工队》这些具有超级创意的单个影片,就代表着皮克斯探索着动画创意边界的野心。

《寻梦环游记》无疑属于后者,各方面的品质也配得上这样的身份及期待值。但相比另外几部影片在故事模式上的创新,以及《机器人总动员》这部9年前的作品的背后更具深度、寓言性的反思,该片又稍显几分“小气”。以小喻大是不少优秀影片讲故事的方式,这部作品将“小”的部分超出预期的表现出来,却忽略了一些对“大”的引导,让观众观影完毕、擦干泪水让充沛的感情宣泄完毕之后,难以获得更多的思考与沉淀。《寻梦环游记》可能超越了今年其他的动画作品,但依然呆在皮克斯的“安全范围”内。皮克斯还没能踏上更高的巅峰。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