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短期数量激增  行业涌现新玩法

2018-01-05 13:48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作者: 卢扬 王嘉敏
   
摘要: 周华健与虚拟偶像洛天依同台合唱成为江苏卫视2017-2018跨年演唱会的一大看点,而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也正迎来一段快速发展期。

周华健与虚拟偶像洛天依同台合唱成为江苏卫视2017-2018跨年演唱会的一大看点,而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也正迎来一段快速发展期。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有26名虚拟偶像,仅2017年就诞生了14名虚拟偶像。相较于以往打造声库、培养虚拟歌手,再向外衍生出演唱会的运营思路,与真人一起组合出道,或者搭载人工智能技术等新玩法不断涌现。但行业人士指出,虚拟偶像有很高的运营成本,除了演唱会外,虚拟偶像仍需寻求更多的差异化变现途径。

  短期数量激增

粉丝经济是文化消费市场绕不开的话题,而随着传播技术的发展,以及次元文化的破壁,偶像的边界已不再局限于具有娱乐代表意义的人或者团体,多维度文化认知的相互渗透,也为虚拟偶像的生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市场共有26名虚拟偶像及组合,仅在2017年一年中,就有14名虚拟偶像及组合出道,这个数字已超过往年数量的总和。更值得注意的是,国内此前虚拟偶像市场均是女子撑起一片天,但是在2017年诞生的14名虚拟偶像中,有4名是男性角色。

在业内人士看来,虚拟偶像数量激增的背后,不仅有近3亿的用户体量,还有万亿级的消费潜力待挖掘,特别是“90后”、“95后”,不仅是正在成长中的市场消费主力,也是二次元核心用户的来源,可以说,虚拟偶像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的阶段,首次出现的男性角色也说明市场希望借助新的概念进行差异化竞争。

相较于传统偶像,虚拟偶像更接近偶像最原始的设定。虚拟偶像通常会被加入具有正能量的励志属性,也没有负面行为的干扰。

与此同时,虚拟偶像与粉丝之间的互动更具有参与性,不仅可以通过Cosplay、同人创作在圈层内与虚拟偶像交流,甚至还可以为虚拟偶像创作可发表的音乐作品。

此外,没有背景设定的虚拟偶像大大增强了角色的可塑性,有利于迎合粉丝的想象空间。

但是运营虚拟偶像却需要不小的投入。有从业者透露,虚拟偶像的前期投入达百万元甚至数千万元,不仅涉及硬成本,还有后期维护、推广等软成本。仅歌曲制作一项,就需经过词曲创作、调校(利用软件合成电子音)、绘图、建模等多道工序。而与传统经纪公司包装艺人一样,虚拟偶像也要经过形象的设计,如人物性格、爱好等,每一步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为了实现更好的营收,国内的虚拟偶像也正通过多种方式寻求商业影响力扩大的途径。

  行业涌现新玩法

“虚拟偶像所能具有的市场影响力在日本已经得到了印证,以初音为首的虚拟偶像家族在不断向外扩充粉丝的同时,也为国内虚拟偶像的发展搭建了模仿的框架。”演出行业评论人黎新宇表示,初音从音源库成长为身价6亿元的虚拟偶像,十年间积累了大量的音乐作品,这些作品极大增强了初音的商业价值,也为初音向外扩张奠定了内容基础,因此国内不少虚拟偶像也是以歌姬的方式出道,但是随着市场竞争逐渐升级,简单的虚拟歌姬运营模式显然不能满足用户的多元需求,虚拟偶像市场也诞生出多样的新玩法。

2017年7月,真人选秀节目《明日之子》中,一个名为“荷兹”的二次元虚拟偶像以“AR+实时动捕+3D实时渲染”技术的形式出现在节目现场,与其他真人选手同台竞技。像这样将虚拟偶像与真人偶像相组合的形式并不少见。偶像女团SSIDOL中,就有一位虚拟偶像成员次元酱;虚拟偶像SuperV则是偶像男团X-TIME中的成员之一。

虽然虚拟偶像本身也是科技融合的体现,但是新技术显然可以为虚拟偶像赋予更多的功能。羽泉签约的虚拟偶像琥珀·虚颜,由于搭载了人工智能技术,基于人工智能,琥珀·虚颜可与人类进行互动交流,并有一定的主动性,同时,它拥有自己的情感判断系统,会有类似真人的心情波动;由5位虚拟形象组成的虚拟偶像团体And2girls安菟,并非以音库系统为技术基底,而是借助Virtual Andromeda虚拟现实技术,把真实的人类情感表达在二次元的载体上展示出来,让虚拟偶像拥有和粉丝实时互动的能力。

演出商陈琛表示,初音的商业价值是经过多年持续的投入和积累而成,目前国内虚拟偶像短期内还难以达到这一高度,在加上商业变现模式较为单一,营收也不稳定,虚拟偶像市场在商业变现层面还有诸多困难要克服。

  寻求多元变现途径

“举办演唱会是现阶段很多虚拟偶像证明自身价值的必经之路,但从整个产业链上看,演唱会的利润率却并非最理想的。”黎新宇指出,演唱会对虚拟偶像影响力和知名度的推动有着重要意义,但演唱会造价也是一笔巨额开支,演唱会全凭3D全息投影技术,再加上声库和曲目的筹备,投入可能高达千万元,“国内的洛天依、乐正绫等都是已经具有很高社会知名度的虚拟偶像,但举办演唱会的次数并不多,虚拟偶像变现的渠道要从品牌授权层面寻找”。

现阶段,音乐短视频正值发展风口,有大量的年轻用户聚集,完全可以成为虚拟偶像与粉丝线上互动的窗口。此外,从内容端入手做大IP,将二次元和三次元联动扩大影响力,也能有效进行虚拟偶像的品牌推广。事实上,即使最具有代表性的初音,盈利也主要是来自形象授权、周边销售以及品牌代言,国内的虚拟偶像在注重演艺的同时,也要有内容联动的意识,例如音乐与动漫、游戏的结合,才能提升变现能力。

但陈琛则表示,国内虚拟偶像的受众规模还有待进一步培养,虚拟偶像的商业化发展也受到不少限制,“以虚拟偶像为核心的产业链开发也还在初级阶段,国内对于虚拟偶像的版权保护还存在一定的缺失,导致一些虚拟偶像的形象被滥用,非正版周边、软件在国内购物网站横行,这也是虚拟偶像未来进行品牌推广和商业开发时必须跨过的难关”。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