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 3D动画电影《阿凡提之奇缘历险》全国上映

2018-09-27 17:00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作者: 李君娜
   
摘要: 时隔40年,阿凡提又回来了。10月1日,3D动画电影《阿凡提之奇缘历险》全国上映。

时隔40年,阿凡提又回来了。10月1日,3D动画电影《阿凡提之奇缘历险》全国上映。

阿凡提的故事家喻户晓,他是一个机智幽默、能说会道、事事谙熟于心的智者,他和他的小毛驴一起用智慧戏弄贪婪自私的巴依老爷,帮助弱者,笑料百出,是几代人快乐的童年回忆。

这次,新老两代美影人共同参与创作,将老朋友“阿凡提”搬上大银幕,能否带来又一次惊喜?

第一代阿凡提

献礼新中国成立三十周年

1978年,距离庆祝新中国成立三十周年还有一年时间。时任上海美影厂厂长的特伟,正为第二年的献礼片烦恼。

他找来厂里的编剧凌纾,问:“有没有好本子?”

凌纾回答:“我打算改编阿凡提。”

特伟听了有点犹豫:“阿凡提全是俏皮话,属于语言艺术,而电影要以情节和动作为中心,怎么搞呀?”

凌纾说:“我已经想出办法来解决。”特伟有点将信将疑,但还是说:“你先把本子弄出来看看。”

不久后,凌纾交出第一集本子,也是后来动画片《阿凡提的故事》中最著名的一集 《阿凡提种金子》。

特伟看完就拍板,“献礼片就是它了!”之后,凌纾又陆续写了十三个剧本,组成一个系列,也就是观众熟悉的多集片《阿凡提的故事》。

以流浪者身份串联故事

凌纾最早接触阿凡提这个人物,是从戈宝权翻译的民间故事《阿凡提的故事》里。

阿凡提是维吾尔族传说中的一个人物,“阿凡提”的意思就是老师、有知识的人,是个尊称,并非名字。阿凡提真正的名字叫纳斯列丁(Nasreddin)。作为最出色的民间创作之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将阿凡提列入“世界民间艺术形象”之列。他是集智慧、勤劳、勇敢、幽默、乐观、正义于一体的理想化人物。

看过《阿凡提的故事》原著的人都知道,它并不是真正的故事,只是许多互不关联、由三言两语构成的对白汇编。要改编成动画片,难度不小。凌纾的方法是:将阿凡提的身份统一为云游四方的流浪者,这样就可以把发生在不同地点、不同对象身上的故事串联起来,也可以解释阿凡提为什么会从事不同工作,在不同场合出现。

解决这一问题后,再采用多种结构情节方式。比如,选出一句或几句能生发情节的对话,以它为中心组织故事,再加入其他有关联的对话,《种金子》《神医》用的就是这个方法;将阿凡提所有的幽默对话,按相同的对象汇集起来,找出可以贯穿的情节和动作构成故事,《比智慧》用的就是这个方法;以新疆民间故事为依托,将里面的幽默人物,改换为阿凡提,《卖树荫》用的也是这个方法。

好几十个阿凡提同时用

为增加美术片特色,凌纾创造性地把毛驴作为阿凡提的重要搭档写进故事中,他给毛驴设计了很多戏,增添了滑稽笑料,加强了影片的喜剧因素。

40年前的这部《阿凡提的故事》是木偶动画电影。看上去有点呆头呆脑的布偶其实很适合表现喜剧,尤其适合表现冷幽默。阿凡提的形象这么深入人心,也和美术设计曲建方的造型设计分不开。在凌纾看来,布偶有一种凝固的美,“耐看,而且由观众产生联想”。

纯手工制作和摆拍的布偶片与一般美术片靠画为主不同。胡兆宏是《阿凡提的故事》的摄影师之一,他回忆说:“拍一个‘阿凡提’,要做好几个‘阿凡提’备用,因为拍着拍着就坏掉了。拍摄时,往往是把影片切成很多片段,布置很多场景,几台摄影机同时拍。这就需要好几十个‘阿凡提’,根据角色出镜频率,可以大致算一个数量。”

每个艺术环节上的参与者,都直接影响了这部影片的成功与否。凌纾坦言:“导演靳夕、刘蕙仪和整个摄制组为此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和巨大的心血。而美术设计曲建方对阿凡提绝妙的造型设计、作曲吴应炬富有民族风格的歌曲和配乐,特别是配音演员毕克、邱岳峰等人极其出色的对白,使得影片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获得一定的成就,受到了广大观众的欢迎。”

第二代阿凡提

3D造型尽可能还原偶动画

一场突如其来的水荒危机打破葡萄城的平静生活。阿凡提在百姓的信任与嘱托下,义无反顾地肩负起寻找水源的重任,与老对手巴依、萌宠小毛驴,新朋友古丽仙、哈孜一起踏上穿越戈壁荒川的冒险之旅。殊不知,一个更大的阴谋正等待着阿凡提一行……

40年后,新老两代美影人携手制作电影《阿凡提之奇缘历险》,在保留偶动画质感的同时,创作了以喀什高台民居为原型的葡萄城、神秘莫测的喀斯特溶洞、瑰丽壮观的大漠戈壁,令观众仿佛置身大美新疆。阿凡提的人物形象延续了《阿凡提的故事》的造型设定特征,包括人物民族服装款式、特有的纹饰及小布袋等配饰。人物体态上,阿凡提和巴依老爷依然保持一瘦一胖、一高一矮的经典组合。

同时,根据现代观众的审美趋向,对角色进行适度改良。为了角色更生动,阿凡提的眼眉部分做了更适于三维表现的改动,便于做出更多符合人物性格的表演;小毛驴的头部和四肢圆润了,头身比例的变化让它看起来更具“萌宠”属性,一对长而加宽的耳朵比以前更灵活,眼部改动有了更多表现空间,萌萌的表情配合萌动的体态,更有趣味。

“从偶动画转变到三维动画,为了使观众有一个记忆上的连接,3D造型尽可能还原成偶动画的样子。比如,将原来手工制作中的一些元素移植到3D上,这给制作带来很大困难。手工做的东西,表面上充满细节,有手工的痕迹,这些手工痕迹很难用计算机模拟。”《阿凡提之奇缘历险》艺术顾问胡兆洪说。

“为了达成创作构想,我们来回做了很多次调整,既保留了特质,又让大家看起来不至于过分意外。我们希望现在的影片跟过去的画面相比较,会有某种连接,使观众产生一种亲切感,激发起一些回忆。”

创造“新时代的阿凡提”

40年前,手工布偶版《阿凡提的故事》是动画中国学派的经典代表之一。40年后,借助科技的力量,计算机3D版的 《阿凡提之奇缘历险》是否能复制经典?

胡兆洪说:“我们对中国动画学派心存敬畏,一方面是因为它立足于本民族的文化之根,发掘中国文化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另一方面,在那个历史时期,我们的动画创作人追求动画艺术本体的美,创造了包括剪纸片、木偶片、水墨动画等在内的动画样式。”在他看来,阿凡提动画就是源于中华民族的一种精神内涵所创作的样式。

至于新版阿凡提的艺术高度,凌纾坦言:“只能由广大观众来检验。这些年轻编导,并非简单地让阿凡提在大银幕上‘回归’,而是要创造 ‘新时代的阿凡提’‘我们心中的阿凡提’。对这种勇于创新的精神,应当给予鼓励和支持。”

在凌纾看来,重拍老片,观众往往会下意识进行“比较”,“即使你拍得不输于老片,但岁月总会给往日的情怀添一层朦胧的美,就如同我们总会对过去的老歌莫名感动一样,于是对新作会有些苛求。”尽管还没有看过完整的影片,但凌纾看过团队多次修改的剧本和样片,赞叹“确实一次比一次好”。

记者手记

期待“阿凡提”华丽“回归”

1957年4月,上海美影厂成立伊始,就倡导“动画要走中国民族文化的道路”。在美影厂的黄金时期,水墨动画、木偶动画、剪纸动画、折纸动画等以中国美术为基础的动画形态,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动画的表现形式。包括《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谭》《九色鹿》《三个和尚》《雪孩子》《黑猫警长》《阿凡提的故事》《葫芦兄弟》等在内的大量动画片,塑造了几代中国人的童年回忆。

如今,不止阿凡提,一批昔日的经典动画IP正以不同形式重新回归公众视线。去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诞生一甲子后发布13部新片,重启孙悟空、阿凡提、雪孩子等经典动画形象。在此之前,《大闹天宫》曾在2011年以3D形式重制,于2012年1月重新登陆院线;改编翻新的《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从2015年暑期档登陆银幕;去年,《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大电影也在暑期档抢滩。

重启经典动画IP,进一步开发它的形象价值,固然是好事,但从观众反响来看,却易陷入新不如旧的尴尬,甚至被诟病为“毁童年”。正如凌纾所言,岁月总会给往日的情怀添一层朦胧美。这种回忆“滤镜”往往让我们对新版更苛刻。但也因为这样,对新版提出更高的创作要求。

纵观美影厂60余年来的创作史,经典如何铸就?匠人匠心是最重要的魂。重启IP,绝不能止于简单的“重复”,更不是单纯的“模仿”。对经典“长情”的观众从来不排斥蹭情怀,观众期待的是一场真正华丽的“回归”。这一次,阿凡提能做到吗?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