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饱和,漫展或迎淘汰期?

2019-05-05 19:26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作者: 唐吉
   
摘要: 5月1日凌晨4点多,夜色还很重,张南和同事刚刚完成漫展布置的收尾工作,准备休息片刻。几个小时后,在山东临沂,他们主办的动漫嘉年华活动就将迎来第一批观众。

5月1日凌晨4点多,夜色还很重,张南和同事刚刚完成漫展布置的收尾工作,准备休息片刻。几个小时后,在山东临沂,他们主办的动漫嘉年华活动就将迎来第一批观众。

虽然是假期的第一天,但对张南来说,反而意味着远超平日的紧张和忙碌:作为漫展工作人员,他和同事一起负责检票和引导约2000名观众入场,处理参展摊主的各项事宜,同时还要密切注意现场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状况。

为动漫节展忙碌的不只是张南。据不完全统计,从5月1日至5月4日,全国各地有超过200个动漫展扎堆举办,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一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平均每天超过50个漫展同时上演,数以万计的二次元用户、主办方和大小展商都在为动漫展摩拳擦掌。

火热的动漫产业从线上“烧”到了线下,漫展的火爆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自2013年来,中国动漫产业步入快速发展阶段,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场,国家扶持力度加大,动漫逐渐从小众文化成长为蕴含着巨大经济价值的产业。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总产值突破1700亿。

然而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观察,相较于中国国际动漫节(CICAF)、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等大型动漫节展,目前的大多数动漫节展受地方局限大,规模较小,人流量多在万次以下,且内容同质化严重,尚未形成较强的品牌影响力。对大多数漫展来说,这门生意或许并不好做。

动漫节展“永不落幕”

戴着手套、时刻准备打响指的灭霸和手持金箍棒的孙悟空擦肩而过,头戴三级盔、身穿吉利服的“吃鸡小哥”正和粉红佩奇合影,旁边是被人群簇拥着的熊本熊。

在第十五届中国国际动漫节现场,不同动漫或游戏作品中的人气角色在同一场馆内穿行互动,包括场馆内数以万计的普通观众在内,此刻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标签:泛二次元用户。

近年来,泛二次元用户数量的迅速增长及其显现出的蓬勃的消费能力令人瞩目。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报告》显示,最近半年内至少看过一次动画或者漫画的受众均可称为泛二次元用户。2013年,这一群体尚不足1亿,而2018年,中国已拥有3.46亿的泛二次元用户,其中95后用户占比达到49.8%。

伴随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和动漫内容水准的提升,这些年轻用户在动漫内容付费上表现出更强的意愿:根据艾瑞用户调研数据显示,在90后和00后中,月均消费支出超出1600元,文娱消费支出占比为28.9%。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数据显示,95后漫画用户在 ACGN 消费中购买周边比例为56.2%,为游戏付费占比48.5%,购买漫画为47.3%。

庞大的泛二次元用户以及更强的付费意愿和能力,使得线下的中国动漫节展的数量和规模随着动漫产业的发展不断升级。毒眸对喵特漫展、野菊漫展等平台信息统计,近三个月内,全国各地仅动漫嘉年华类活动就超过400个,覆盖20余座城市,这几乎相当于2013年整年的国内动漫节展数量。2014年,国内动漫节展数量超过800个,2015年为1400个,2018年超过2300场。6年时间,国内漫展数量约翻了6倍。

头部漫展的规模也正不断扩大。2009年,第五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参观人数为80万,展商数量为300家,交易总金额为65亿元,而去年的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共吸引了143.35万名观众和2641家展商,交易总金额达到163.21亿元。同样地,2018年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简称ChinaJoy)较之2014年,入场人数增加了10.45万人次,参展展商增加近400家。

在2018年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动漫节成果总结通报会上,主办方提出了“永不落幕”的口号,这似乎是对于现下动漫节展的恰如其分的总结:随着漫展的目标群体——庞大的二次元用户及其消费能力的日益成长,线下漫展市场的热度仍未退却。

漫展如何变现?

按照动漫节展的规模和影响力,位于不同梯队的动漫展各自形成了不同的变现渠道。

对于身在第一梯队的中国国际动漫节、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等大型ACG综合展来说,其本身的变现渠道主要包括门票、摊位租赁、赞助等。此外,依托漫展平台,促成效益可观的动漫商务交易也是此类漫展的重要功能。

对于大型漫展来说,极高的人流量代表着稳定的门票收入。五一假期内举办的CICAF中国cosplay超级盛典门票价格为50元,以2018年主会场36.28万名观众计算,门票收入预计为1814万元;ChinaJoy普通观众门票价格为100-150元,以2018年35.45万人次计算,门票收入超过3500万元。

向动漫厂商提供摊位也是这类漫展的重要收入之一。2018年,CICAF吸引了2641家中外企业机构、5760多名客商展商参展。据其官网的参展手册显示,动漫品牌及少儿生活馆展位价格为光地900/m2,36平米起租,摊位基础费用超过3万元,以官网公布的第十四届展商列表为准,以上两馆的展位收入最低约为139万。此外,漫展平台的品牌影响力也吸引了一批企业投放赞助。2018年,网易游戏、完美世界游戏、京东游戏等6家企业成为ChinaJoy友情赞助商,此外纸质门票广告、现场广告及会刊广告等还分别获得赞助,赞助商累计超过30家。

高人气和号召力为大型动漫节展带来的商业价值远不止于门票及场地租赁费用。集纳了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大型动漫节展,搭建了检验IP价值的演练场,也成为动漫产业链条重要的商务资源对接平台。2018年,CICAF活动中,实际成交及达成签约交易、意向合作项目1291项,组织3388场现场对接洽谈,涉及金额达138.35亿元;ChinaJoy举办期间,达成850多项意向合作项目,涉及1600多项合作产品,现场意向性交易总金额超过5亿美金。

相较于第一梯队的全国性漫展,张南所在公司主办的漫展固定在山东临沂,属于地方性漫展,以cosplay、舞台表演和互动游戏为主要内容,门票价格设置为单日40元,同时开放展位租赁和赞助。据了解,依据漫展影响力、所在地区的不同,各个漫展的人流量不尽相同,但基本都在万次以下,大多数漫展低于5000人,例如张南所在的漫展人流量在2000人次左右,他所举办过的漫展中最高人流量为4000人次。

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地方性漫展的摊位招商。这类漫展的参展摊位可分为以周边销售为主的同人摊位和以宣传为目的的企业摊位,尚不具备商务洽谈或项目对接等产业型服务功能,摊位费用几千元不等。此外,在地方具备一定影响力的中型漫展也会吸引到一些赞助,与大型漫展赞助商不同的是,这类漫展吸引的企业多数是本地的实体企业,如快餐或饮料品牌等,赞助金额通常在万元左右。据张南介绍,能够吸引到企业参展或赞助的这类漫展,变现渠道已经基本稳定,约占到目前漫展行业的40%,可以实现持平或盈利。

除去头部漫展及具有一定地方影响力的漫展外,还有大量的小型漫展,这类漫展的观众数量更少,加上场馆的限制,展商以个人店家为主,难以吸引到企业参与或赞助,摊位费用基本不超过1000元。对他们来说,门票是主要的收入来源,而举办这类漫展的成本包括场馆租赁、舞台搭建等,费用从7-10万不等,有的能与门票收入持平,还有不少则在赔钱。

市场饱和,漫展或迎淘汰期?

即便是在山东临沂这样的三线城市,每年平均都能有十几场动漫节展上演,北京、上海等地则超过50场,广东、江苏两省2018年的动漫节展数量超过百场。全国性的头部漫展加上遍地开花的地方性漫展,使得国内漫展市场越来越趋于饱和。

近年来头部漫展观众数量增长已经十分缓慢。自2015年以来,CICAF的参观人数分别为137.39万、138.15万、139.45万,2018年的参观人数为143.35万,未见明显增长,同样,近三年来ChinaJoy的观众人数从32.5万到35.4万,增幅同样不高。

中国需要这么多漫展么?

对于绝大多数漫展来说,在日渐饱和的漫展市场背后,吸引他们投身这一行业除了对动漫的热爱之外,更与对于盈利前景的期待和政策的扶持有关。

如前所述,3.46亿的泛二次元用户拥有庞大的消费能力,一位从业者告诉毒眸,“来参加漫展的观众除了购买门票之外,通常也会购买一些周边产品等,人均消费金额在300至400元”,同时,中国动漫行业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据艾瑞咨询预计,2019年动漫行业总产值将达到1981亿元。作为动漫行业的组成部分,漫展行业的发展前景总体向好。

政策对于动漫产业的扶持和倾斜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漫展行业的热度。2017以来,《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及《“十二五”时期国家动漫产业发展规划》相继出台,提出“合理发展动漫会展交易活动”,“鼓励各地根据动漫产业发展的集聚程度成立不同层次的动漫行业协会”。在政策推动下,不少地方政府开始重视漫展活动,甚至参与到活动举办中。

有从业者告诉毒眸,当漫展市场达到饱和时,行业就将迎来淘汰期。在这个过程中,当盈利不善的漫展坚持不下去将被淘汰出局,而他们原有的观众就会被释放出来,形成新的盈利点。这样一来,吸收了新观众的漫展可以进一步提升自身规模和影响力,也更容易获得企业的入驻和赞助,拓宽盈利渠道。“就算市场已经饱和了,10个人分一块蛋糕和100个人分一块蛋糕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因此目前可以实现盈利或者能够维持生存的漫展基本上不会主动退出这一行业。”

不过,相较于政策扶持与良好的前景,对漫展行业来说,如何实现自身“造血”也是从业者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如何在竞争激烈的淘汰期生存下去,考验的可不只是耐力。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