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斯公司新动画《变身特工》遇冷

2020-01-07 11:01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摘要: 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成立于1935年,是20世纪30-40年代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之一,成立期间制作了包括《星球大战》系列、《X战警》系列、《阿凡达》等在内的多部经典电影。

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成立于1935年,是20世纪30-40年代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之一,成立期间制作了包括《星球大战》系列、《X战警》系列、《阿凡达》等在内的多部经典电影。

360截图20200107105941893

2018年7月,一则重大收购消息轰动电影行业,龙头老大迪士尼公司以713亿美元收购福克斯旗下电影和电视资产,意味着福克斯电影从此正式加入了迪士尼大家庭的怀抱。

据统计,在2019年里迪士尼影业共上映了十部电影,其中九部登陆中国市场。

从年后到五一,迪士尼掀起一股强势的“复联风”,复联首部女性单人主角电影《惊奇队长》狂揽10.34亿票房,为后续复联终章的联动贡献了巨大力量。

前奏意犹未尽,正片重磅来袭。《复联4》一举拿下42.48亿的惊天票房,二刷三刷四刷的人数此起彼伏。

在随后上映的电影中,迪士尼重新启用了一系列经典老IP,其中暑期档的《狮子王》和年末上映的冰雪奇缘续作《冰雪奇缘2》分别斩获8.33和8.36亿票房,可谓票房“硕果累累”。

也有一些在国内相对“冷门”的电影,《阿拉丁》和《沉睡魔咒2》票房均在3.5亿左右。

中国“遇冷”,国外“开花”。电影《阿拉丁》在国外累计10亿多票房,收获满满。

说完了迪士尼,接下来看看福克斯今年的表现,毕竟今天介绍的电影是福克斯的“主场”。

在去年里福克斯电影开启广撒网模式,在全球共上映了12部电影,这其中有7部电影在国内上映。

2019年初,身兼编剧、制片、监制的詹姆斯卡梅隆联合导演罗伯特罗格里格兹共同创作了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强强联合下最终该片的国内票房达到了近9亿的惊人数字。

《死侍》系列是一次成功的反英雄尝试,它摒弃了传统英雄的规则模式,以一个“贱贱”的形象为观众带来一场另类的家庭暖情片。

至于这个2.86亿票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死侍2》在美国和国内的上映日期间距许久,为网络盗版提供了充足的准备时间。

可惜的是随后的《波西米亚狂想曲》仍然没有第一时间同步上映,再一次错过票房好时机。这里究竟是福克斯问题还是国内版号申请缓慢等问题不再讨论。

年初的发力让福克斯信心大增,随后拿出两大经典IP参战。

本以为凭借杀手锏《终结者》和《X战警》进一步扩大票房成绩,没想到这两张王牌效果甚微,票房平平的成绩让福克斯多少有些尴尬。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2019年的影响,新年开始的福克斯仿佛失去了去年的“野心”。

新片《变身特工》上映两天票房寥寥无几,目前为止只有1500万,远不及跨年“一哥”《宠爱》以及“征战”多日的《叶问4》和《误杀》。

低排片率导致低曝光率,低曝光又造成更低的市场热度,最终形成“雪藏”票房的局面。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这部电影,我给出的答案是值得一看。

作为一部动画片,除了考验视觉特效方面的表现,配音的选择也是现在人越来越关注的方面之一。

《变身特工》原版中精英特工由“黑衣人”威尔史密斯配音,他那滑稽幽默的功底在电影《黑衣人》中便已体现,是经得住推敲的。

片中另一个角色研究员的配音则是由新一代漫威蜘蛛侠荷兰弟(汤姆赫兰德)担任。他的声音辨识度很高,观众一听便知,迷妹们切记不要耳朵怀孕。

(PS:说来惭愧,本人在周五晚上场选了一场国语配音,遗憾错过了两大明星“声优”,不过第一次见识了一下所谓的儿童厅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变身特工》和传统的特工题材电影一样,有一方想搞破坏的坏蛋就有一方想保护世界和平的组织。

特工兰斯在史密斯的配音下被赋予了“史密斯风格”,这个特工桀骜不驯,每次行动仿佛都是一次个人秀表演。

他可以轻松应付几十个敌人,随时全身而退,可以借助高科技飞檐走壁,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因此在组织内部受到无数女粉青睐。

研究员沃尔特与兰斯的身份地位完全不同,兰斯是集万众瞩目于一身的焦点,存在感max;沃尔特则是躲在实验室默默研究实验的普通人,毫无存在感。

“有一天,你的创意和发明会保护全世界人民的安全”这是沃尔特始终坚信的人生信仰,他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相信知识就是力量。

如此执着坚定,难道是打上了“思想钢印”?其实不然,这一切源于他过世的母亲。

关于实验员的形象,看过电影《流浪地球》的朋友都记得那个实验员李一一吧。

在最后的关键时刻李一一用“春节十二响”代替覆盖了原有系统程序完成重大使命,但在此前这个程序曾被几乎所有人吐槽“很无聊”。

片中研究员沃尔特发明了小亮片装置和泡泡气囊装置,乍一看确实在实战中没什么作用,属于传说中的“鸡肋装备”,难怪兰斯一气之下送他下岗。

除了这些“不靠谱”小发明,动画还向观众们展示了真正的技术——未来科技感。

你可能知道挖掘技术哪家强,但你不一定知道概念汽车哪家强。

动画中特工兰斯的个人座驾,狂拽酷炫的外形下装备了诸多黑科技,弹射座椅,各种枪炮各种道具,自动定位自动驾驶功能等一应俱全,漂移起来更是连给对方看尾灯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是奥迪A几?)

玩梗方面本片的处理浑然天成,变成鸽子的兰斯彻底甩掉了身上的“偶像包袱”,用一连串捧腹的行为刺激着每一位观众的笑点。

我们可以看到身为鸽子的他会不由自主的下蛋,会吸引其他异性鸽子前来示爱,会对地方的“美食”无法抗拒,一切都源于“这该死的鸽子本能”。

身为特工动作戏自然是头号招牌,即使变成鸽子也不例外。

你见过一只鸽子双脚驾驶方向盘街头飙车吗?

在温柔女声《close to you》的伴奏下,一只鸟在车内熟练驾驶。在慢镜头下配上那句歌词“Why do birds suddenly appear”更是直接命中笑点。

同样,当面对的是真正的敌人时,身体变小了也不能阻止气场的爆发。兰斯看似伤害爆表实则挠痒痒的进攻不禁令我想起那句话:一顿操作猛如虎,定睛一看原地杵。

荷兰弟的加入带来了“漫威节奏”

不难发现动画中除了黑衣人的设定外,还“借鉴”了漫威中的许多梗。

《蜘蛛侠英雄远征》中荷兰弟单挑神秘客的画面相信大家记忆犹新,密密麻麻的飞行器构成了壮观的全息世界,荷兰弟银幕上演一次又一次的“打飞机”。

结果到了《变身特工》,荷兰弟和飞行器再续前缘,借助各种小发明开启“花式打飞机”模式,相信这次应该过够瘾了吧。

反派的造反理由也是出奇的相似。本片中大反派之所以拥有机械手是因为主角在一次吉尔吉斯斯坦执行任务中“误伤”对方,导致结下了梁子。

怎么样,是不是瞬间想起亲爱的托尼史塔克了!

关于动画背后的思考

动画比真人电影的优势在于前者拥有更易塑造的夸张感,这既包括人物本身的表情动作,也包括故事剧情的大胆脑洞。

本片中所塑造的每一个动画人物都各具特色,兰斯特工的“上壮下弱”,研究员的“细胳膊细腿”,千里眼的大眼镜框,顺风耳的头戴式耳机...

角色关系上弱化了一些争斗的元素。按照常规讲,一个人面对炒自己鱿鱼的人多少不会笑容对待,何况对方还是有求于己。

然而在片中沃尔特对兰斯没有任何为难,甚至一路跟随帮助对方洗清罪名,这是现在社会上所不具备的。

正反派的较量中减少了胜王败寇的杀气,取而代之通过穿插各种新奇的梗(如吐真剂)缓解了紧张氛围的同时,为动画增添了更多的欢乐,新年看这部电影格外开心。

兰斯沃尔特二人组身上可以总结出两个词“坚信与相信”,即“坚信自己,相信他人”。

一个人再强大,也有被诬陷时候;相反一个人再渺小,也有发挥其价值的一天。在多元化的时代里,自信不是自负,多一些坚持多一份包容,于人于己全都受益。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