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的环节》获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

2020-01-09 16:15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摘要: 自2016年《久保与二弦琴》上映以来,莱卡工作室就销声匿迹了,到这部《遗失的环节》为止,中间没有诞生过一部长片,估计大家也都快忘了这家工作室了,毕竟如果不是耐克公子特拉维斯·奈特的加入,我们可能很难去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家以定格动画为主要输出风格的小工作室。

莱卡工作室终于出新片了。

自2016年《久保与二弦琴》上映以来,莱卡工作室就销声匿迹了,到这部《遗失的环节》为止,中间没有诞生过一部长片,估计大家也都快忘了这家工作室了,毕竟如果不是耐克公子特拉维斯·奈特的加入,我们可能很难去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家以定格动画为主要输出风格的小工作室。

定格动画的出现堪比国宝级别的存在,尤其现在坚持定格动画输出的小公司少得可怜,我之前写过一篇讲特拉维斯·奈特和莱卡工作室的文章,提到其实这家工作室最初是属于威尔·文顿的,不过后来实在做不下去了,主动转给特拉维斯·奈特,中间的一些细节不必多说其实就已经很明白了——如果没有不菲的资金和时间投入,破产是早晚的事。

黏土动画也是定格动画的一种,阿德曼动画工作室所制作的《小羊肖恩》就是一个例子,它为前者带来了不错的收益,前段时间《小羊肖恩2》也上映了,期待它也能有一个好票房,来稍微挽救一下这个濒危的动画艺术。

定格动画所面临的未来是灾难性的,因此,在看这类电影的时候,你就无法不把制作电影时所遭遇的种种困难与电影故事本身相联系,但这种联系一旦建立,你对电影的评论就很难客观了。就好像为了可怜某人或某物而投出的同情分一样,无意间让电影的影响提升,甚至拿到某些荣誉,取得一些成绩,但我们知道,有时候,一些作品并没有达到获得这种荣誉的高度,只是因为我们给予了它们适当的宽容,才造就了这样的结果。

但这样公平吗?

这对其他竞争的影片公平吗?

大家都是在遵循着同样的标准角逐一个奖项,但唯独你或他,凭借着电影中部分敏感元素或特殊题材,或幕后的种种制作困境来博取官方的同情加分,最终获得了这个奖项。那么,我想说,这场竞争的意义在哪呢?如果每部电影都可以从某个特殊的角度出发,去做一些符合同情标准和题材的风格或细节,那么最终,电影将迎来不可避免的同质化时代。因为标准无法被遵守,那么钻空子的人就会越来越多,一旦奖项标准丢失了它的权威性,那么这个奖项也就失去了它原有的价值——这是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当年《久保与二弦琴》刚出来的时候,我对它充满了期待,因此一直都很喜欢莱卡的作品,那些带着暗黑色彩和惊悚风格的故事一直是我为之着迷的东西,比如早期的《鬼妈妈》和《盒子怪》,以独特的故事设定见长,鬼妈妈的纽扣眼睛和盒子怪的嗜虫爱好,都是小时候的梦魇,但同时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一些奇特的设定加上一个丰满的故事,就是莱卡带给观众最有趣的礼物,在惊悚暗黑之余,也能传递深沉而又浓郁的温情。

这一点在蒂姆伯顿的动画电影中也常会看到,《科学怪狗》和《僵尸新娘》哥特风的背后,隐藏的是友情和爱情,这些情感被放置在电影角落里,或许还附上了一层灰,但总有观众会发现它们,掸开上面的灰,来为角色的情感添加注释。

蒂姆伯顿是外表冰冷,内里温柔的创作者,莱卡工作室也是,在我心里,他像个不会表达情愫的孩子,用古怪的方式,笨拙的叙说着那些故事,他不会告诉你故事里有什么,只会提醒你会看那些故事,看那些被定格动画赋予了灵魂的角色,你才会懂他想要告诉你的一些东西。

但后来,大概是从《久保与二弦琴》开始,我就发觉到莱卡的故事变了。

变得平庸,啰嗦和生硬了。

以前看莱卡,喜欢故事的浸入感,就比如《鬼妈妈》里小女孩爬进洞穴,来到另一个世界里,那种体验是全方位的,是像皮克斯、迪士尼的动画所给予不了的,暗黑和惊悚是《鬼妈妈》的特色,也是莱卡的特色,让他直接和其他动画工作室(公司)区别开来,或许它并不如皮克斯的动画新奇好玩,但他有自己的风格,创造的故事自然也是独一无二的。

但到了《久保与二弦琴》,我就觉得他变得“皮克斯化”了,这部电影讲的是男孩历经千难万阻,寻找母亲的故事,故事设定很稀松平常,没有太大的波澜,为了让电影变得有趣些,故事的细节有了很多加工。一些搞笑的小桥段被放置到了电影里,进一步打破了电影的整体感。

同时为了突出这些搞笑的小桥段,空间上也被局限,往往你在电影中看到的搞笑细节,场景都很小,就是为了突出角色的动作细节,意图强化这些笑点——这是皮克斯惯用的套路,让电影片段展现出一种舞台风格来,一个个搞笑的片段,就是场场舞台剧,巧妙、幽默,但很奏效,就是为了活跃气氛的。

但这种奏效,需要与影片风格相契合,我觉得,像是《久保与二弦琴》这样带有伤感色彩的冒险故事,实在是不适合安插这样一些片段。

与其安插搞笑桥段,不如去完善故事,让对抗更强烈,冲突更明显,这样,至少在故事上,我们尽力了,但可惜的是,在故事上,本片只能算得上差强人意。

《遗失的环节》遭遇的问题,也是如此。

年初金球奖名单一出,《遗失的环节》荣获了最佳动画长片奖项,就让我颇感兴趣,即使上一部《久保与二弦琴》表现不好,我还是觉得莱卡能在新片中有出色的表现,定格动画这种艺术形式,有它独特的魅力在里面,只要创作者能用心对待,那么作品的质量就一定不会差。

不过在看完《遗失的环节》之后,我觉得我的期待值还是太高了,这片子给我的感受不好不坏,但如果按照一个获奖长片的标准来看待它,我觉得,它远远没有那么好,相反,它的获奖,我觉得是一种不幸。

和上一部作品一样,莱卡在《遗失的环节》里,讲述的,也是一个冒险故事,故事中莱昂内尔·弗罗斯特爵士想要探寻类人猿的秘密,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帮助类人猿寻找远亲的朋友,于是冒险之路正式开始...全片的结构很简单,用这一句话就几乎涵盖了故事的全部,而且该片还加上了一条似有似无的爱情线路,不过这条支线到最后也没能修成正果,让人莫名其妙。

喜欢莱卡的朋友仍然可以观看本片,毕竟片子无论怎么差,在成片质量上,仍然保持着莱卡工作室的水准,只不过这次,在故事上栽了跟头,一些情节的逻辑也处理的不太好,整体偏低幼化,没了黑暗系的成人质感,挺可惜的,我倒是知道他想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但是情感表达不到位,就总觉得这故事缺了点什么。

就像吃烧烤总得放点孜然,没孜然的烧烤,还是烧烤,但吃起来就不香了。

《遗失的环节》最终获奖,我觉得还是配不上,至少在我看来,它还没到那种高度,甚至和以往的作品相比,它也有很大的下滑,它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如果现在就赋予它了这份荣誉,那么很可能会造成负面的影响,让其发展轨迹走向畸形——真正的成长,是由内而外的,我们不应该去揠苗助长,将有价值的奖项颁发给好的作品,是市场良态发展的基础,不能因为一两部特殊的作品,而去破坏这种价值。

奖项是大家的,不该你一人所有。

一直以来,本该如此。

未来,更该如此。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