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动画出版平台”项目的规划与初步建设启动

2020-04-23 09:52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摘要: 2017年年初,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正式启动“漫动画出版平台”项目的规划与初步建设,11月,项目入选“国家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并获得了财政部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的扶持;2019年年末,漫动画出版平台的PC端和手机端开发完成并通过验收。

2017年年初,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正式启动“漫动画出版平台”项目的规划与初步建设,11月,项目入选“国家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并获得了财政部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的扶持;2019年年末,漫动画出版平台的PC端和手机端开发完成并通过验收。该项目致力于对传统动漫出版内容数字化、挖掘原创内容、定制出版产品、开发衍生产品、培养动漫人才等等,努力打造一个聚焦IP孵化、内容出版及IP版权交易的国家级漫动画产业综合服务平台。

2019年12月15日,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联合北京木火通明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追光人动画设计(北京)有限公司等动漫影视企业,在江苏省海门市举办的第八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上,发起成立了“中国漫动画版权服务联盟”,中国版权协会专程派员到会支持。联盟负责人在成立仪式上表示,中国漫动画产业要想培育出世界级品牌,必须在内容上下足功夫,走精品化、IP化的路线。

2019年12月15日,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联合北京木火通明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追光人动画设计(北京)有限公司等动漫影视企业,在江苏省海门市举办的第八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上,发起成立了“中国漫动画版权服务联盟”。本报记者 赖名芳 摄

2019年8月,由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联合浙江瀚叶股份有限公司等社会力量共同成立的“全民阅读与融媒体智库”,也把研究方向之一聚焦在中国漫动画产业的发展与升级上。经过前期半年多时间的准备,智库推出了系列研究报告,成果之一便是《大数据驱动下的动漫产业升级》。至此,漫动画出版平台、版权服务联盟、漫动画智库研究已构成三足鼎立之势,合力推动中国漫动画产业健康成长,而智库研究则成为我们下一步战略布局和方案实施之前十分重要的决策依据。

洞察历史:大数据分析把握行业发展趋势

中国漫动画行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26年,万氏兄弟在这一年推出了国内第一部产生社会影响的黑白无声动画短片《大闹画室》,标志着中国漫动画产业进入了萌芽期。1935年,万氏兄弟推出了中国第一部有声动画片《骆驼献舞》,1941年又推出中国第一部长动画片《铁扇公主》,此后多年,随着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起起伏伏,国产动漫一直没有太大的突破。

新中国成立后,漫动画行业做了一些探索和努力,取得了一些成绩:1955年制作了木偶片《神笔》,1956年制作了动画片《骄傲的将军》,1958年推出第一部中国风格的剪纸片《猪八戒吃西瓜》,1960年推出第一部折纸片《聪明的鸭子》,1961年推出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1961—1964年推出享誉世界的彩色动画长片《大闹天宫》……文革时期中国动漫业处于停滞状态。

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出台了相应政策,扶持漫动画业发展,这一段可以说是行业的培育期,代表性作品有《三个和尚》《葫芦兄弟》《黑猫警长》《宝莲灯》《舒克和贝塔》《西游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等。

2013年以后,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漫动画产业,2016年以后,漫动画产业进入了爆发期。

智库大数据分析显示,在资本、新媒体和消费需求的多重驱动下,2013年以后,漫动画行业产值持续快速增长,2018年,漫动画用户规模突破3亿,行业产值达到1747亿元。

从发展趋势看,2013年至2019年,行业总产值的年增长率保持在12%—17%,用户规模的增长率,2013年—2016年保持在23%—67%,2016年—2019年也保持在10%—14%。

2010年起,中国漫动画产业领域投融资数量逐年递增,2016年高达125起,到达历史峰值,随后趋于冷静;2015年《大圣归来》、2016年《大鱼海棠》两部动画电影的成功,极大地鼓舞了行业的信心;2017年年初在ACG联盟(一家二次元泛娱乐服务商)资金链断裂、布丁动画停止运营等负面消息的震荡之下,漫动画行业进入调整期,此后资本市场仍然对漫动画产业保持着持续关注。

2018年国产电视动画备案总计439部,总时长约18.72万分钟,国产动画电影备案数量为131部,上映34部,票房16.22亿元,占全国动画电影总票房的39.5%;国产网络动画上线约68部。

2019年国产电视动画备案数为472部,总时长约18.82万分钟;国产动画电影备案157部,上映31部,票房70.5亿元,占全年动画电影票房的62%;国产网络动画备案250部,上线38部(网络动画备案制度于2019年2月开始实施)。

2018年与2019年对比,整体备案趋势较为稳定,表明市场整体对漫动画持理性态度。智库分析显示,如果刨除疫情因素影响,2020年度漫动画行业总产值应保持12%的增长率。

促进升级:大数据服务支撑动漫制作全程

智库研究报告表明,利用大数据可以服务整个漫动画产业的制作全过程,包括人群画像、角色选择、故事选择、资金分配等环节,从而促进产业整体持续优化升级。

从用户人群画像环节分析,漫动画受众集中在“90后”“00后”,千禧一代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而成长起来,有更多渠道和能力接触外界各种事物和文化,他们思想开放、个性鲜明、注重文化共鸣、付费意愿高,从性别构成看,男性占53%,女性占47%,基本持平;从年龄构成看,“00后”占43%,“90后”达到33%,“80后”为22%,“70后”仅占1.8%。

从角色选择环节看,动画片本身具有单纯、孩子气的天真等特点,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概括为“一个简单的人说一个简单的故事”,迪士尼的经验则是“生动的、具有吸引力的中心人物”。如何为动画片塑造出“闪亮的主人公”?智库按照定位、提炼、增色三个步骤提供服务:基于大数据分析,选择“原生人物”,确定调性与个性,初步定位人物;简化性格、放大特点、设计冲突,完成提炼;增添性格化的细节和故事,实现增色。

从故事选择环节看,童话题材仍然是主选,教育题材占比第二,可以看出,当前中国动漫市场仍然以低幼为主。从2018年1月至2019年5月国产动画片题材类型数据看,童话和教育题材备案占近七成,其后是科幻、现实、历史题材。智库报告归纳了故事选择的“王牌三要素”:细分受众、内容为王、紧握要素。比如,针对低幼的漫动画受众、合家欢的漫动画消费场景,选择中国文化中放松、解压类的喜剧内容,既有审美价值,又有文化与伦理尺度,要从感官刺激延伸到触动内心,需要紧紧把握住针对低幼儿童和家庭文化需求的教育价值和正能量等要素。

智库报告特别强调了漫动画的故事选择应充分从中华文化中汲取养分,相比而言,由西方动漫企业制作的《功夫熊猫》,使用了大量中国文化元素,比如中国式背景、建筑、音乐、五种拳法、龙图腾、鞭炮、面条、包子,也包括用熊猫作主角及用功夫作卖点的角色设定本身;还有《花木兰》讲述替父从军的故事,展现了独特的女性魅力;等等。好莱坞影视机构借助中国文化元素,却表达了英雄诞生、成长和加冕的西方价值内核。这其中的经验与教训值得我们深思借鉴。

2019年暑期档《哪吒之魔童降世》最终票房收入高达50.02亿元,超过高口碑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票房,一举夺得2019年票房冠军。《哪吒》总导演饺子表示:一方面,哪吒具有少年英雄的形象;另一方面,哪吒及其家人之间的故事可发挥的空间很大,其中,父子间的戏份非常感人且扎实,更加近似现代父母的缩影,他们没有时间陪伴哪吒成长,时刻表现出严厉和管教的姿态,背后却饱含深沉的爱,让影片笑点、泪点一样都不少。智库研究将《哪吒》的剧情模式与内容亮点概括为:小人物+喜剧段子,杂糅着无厘头和热血英雄主义,反映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内核。

从资金分配环节看,智库报告提示,针对不同年龄段受众,制作不同类型的动漫人物,资金预算也各不相同。数据显示,面向3—7岁受众的动物及动物拟人类动画作品,财务预算在1500万元以下;面向7—14岁受众的动物拟人及Q版人物类动画作品,预算大约在1500万—3000万元;面向14岁以上用户的Q版人物及人形类动画作品,预算在3000万—4500万元;人形类动画作品,预算在4500万元以上。财务预算要严格分配在3D效果渲染、分镜台本、色彩音乐设定、原画、建模、后期特效、配音等方面,一旦制定好,需严格执行,严禁内部试错。

还有一个环节,利用行业数据辅助决策。比如,经数据脱水和数据风控,智库提供大数据分析基础上的可靠的合作方资信数据,包括合作方的财务状况、资产与负债、企业与项目的抗风险能力、市场资源、口碑与人脉等;比如,动漫工业体系产业链数据,包括竞品调查、制片人、导演、演员(配音)、后期制作公司等;大数据挖掘技术帮助漫动画全行业抓取和分析海量数据,依据受众对标的物的喜好、消费习惯、行为特点等元素进行精准研判,确保投资决策与制作方向不发生原则性误判。

监测护航:大数据方法助力动漫IP授权

国际授权业协会(LIMA)最新发布的《2019年全球授权业市场调查报告》显示,全球授权商品零售额总计2803亿美元,同比增长3.2%,其中北美1496亿美元、英国140亿美元、日本132亿美元、德国108亿美元,而中国内地及香港的授权产品市场规模合计为89亿美元。随着中国内地企业对于授权服务需求的与日俱增,授权业在中国呈现出巨大的成长空间。

从全球授权行业占比情况看,娱乐/角色授权仍然是最大的行业类别,占全球43.8%的市场份额,位于其后的是品牌商标授权21%、时尚授权11.5%、体育授权9.9%。

从全球授权领域分布情况看,服装类占比15%,玩具类12.6%,时尚配饰类11.5%,游戏及APP类7.2%,家庭装饰类7.2%。

对比分析,日本动漫业的版权收入逐年走高,2018年版权收入占比达到了日本整个动漫产业链收入的53%。而中国现有动漫授权收入占比极低,只有1.4%,主要收入来源仍是广告,占比为64%。总体而言,中国授权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潜力巨大。

智库报告归纳了中国漫动画产业在建设授权体系的道路上面临的四大痛点:其一,盗版猖獗,抄袭严重,而正品价格高昂,销售渠道单一;其二,创新意识不足,作品同质化严重,缺乏核心内容,角色单一,剧情单调,配音、音乐、画风粗糙,外来动漫更吃香;其三,产业链不成熟,播出环节和衍生品生产等环节之间存在衔接问题,融合度不高,衍生品品种较少,受众面狭窄;其四,融资难,由于产业链较“重”,资本较为谨慎。

针对痛点,全民阅读与融媒体智库旗帜鲜明地提出了“运用大数据方法监测护航,推动中国动漫IP走向世界”:首先,可以运用大数据方法认定版权,鼓励原创,激发创新,避免侵权,杜绝“拿来主义”;其次,可以运用大数据方法发现和制止侵权行为,打击盗版,保护原创,为中国动漫原创力量保驾护航,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在对比中找差距,与欧美国家的产业模式相比,中国动漫业还需要在故事和形象两个方面进一步下功夫,不断进行角色和内容的创新,一手抓“老故事、新IP”,一手抓“新故事、新创新”,在互联网生态下创造出符合圈层受众喜好的优质内容,既要面向不同年龄段受众开发不同的动漫作品,还要开发出适合全年龄段的动漫故事,老少皆宜,从低幼向成年受众拓展。

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美国的动漫产业主要由产业链完整的集团公司主导,以迪士尼和孩之宝(Hasbro)为代表,日本动漫产业体系完善,产业链各环节企业分工明确,两国在其完整而庞大的生态体系下,依靠其不同领域的优势打造创新产品与盈利体系。从漫画出版到动画制作播出,从版权授权到深度开发,中国动漫产业需要借鉴吸收,结合中国市场实际,真正实现我们自身产业链条的健全和完善。

在学习借鉴的同时,也决不能妄自菲薄。中国动漫业拥有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两大优势:丰富的中国文化底蕴和纵深广阔的动漫市场。一路走来,中国动漫业积累了一定的技术能力与专业经验,当前,各级政府部门也从政策、资金等方面给予大力扶持;动漫作为一种特殊的、最容易打动不同地域人群的艺术形式,通过生动夸张的手法可以潜移默化地传播一个国家的历史与文化;借助“一带一路”,我们可以跨越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推动国漫走出去,带动各文明间的交流互鉴,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潜心打造的“漫动画出版平台”,联手中国漫动画版权服务联盟、全民阅读与融媒体智库,在不断完善此三大平台自身建设的同时,将充分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先进科技,通过平台用户数据分析,提供动漫IP版权价值评估、动漫市场前景分析、动漫周边衍生品评价、动漫影游联动和版权保护等全产业链一站式大数据升级服务;平台将在建构起原创动漫社区的基础上,集结原创国漫IP,服务于动漫创作者、消费者、投资者,通过平台聚合的动漫内容开展版权贸易和IP运营,进行跨领域、跨平台合作,衍生粉丝经济,打通变现渠道,实现内容增值服务。

以漫动画、网络文学、游戏为代表的二次元文化已悄悄站在了崛起的风口上,由二次元文化衍生出的二次元经济正在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经济的重要构成之一,通过赋能传统产业,二次元经济已经形成具有版权交易、内容消费升级、主题商品化等多种变现模式的产业形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长并衍生出了粉丝经济、创意经济等新业态,二次元文化的跨界赋能再次撬动了中国传统文化产业的内生动力。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中国版权协会支持下成立的中国漫动画版权服务联盟,将侧重于为动漫行业大数据服务提供底层数据,为追踪盗版源头、打击盗版提供技术支撑和技术服务,从而帮助营造一个尊重创新、鼓励原创的阳光健康的发展环境,唯其如此,才能从根本上真正推动当代中国漫动画行业超越自我、创新创造、蓬勃生长、勇立潮头。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