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裸熊:电影版》:动画大电影中的类型元素融合

2021-05-10 17:10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作者: 金爱晖
   
摘要: 《咱们裸熊:电影版》是由丹尼尔·钟执导的动画电影,影片以电视卡通剧集《咱们裸熊》为蓝本,又一次讲述了三位熊兄弟试图融入人类社会的故事。

《咱们裸熊:电影版》是由丹尼尔·钟执导的动画电影,影片以电视卡通剧集《咱们裸熊》为蓝本,又一次讲述了三位熊兄弟试图融入人类社会的故事。影片将警匪片、音乐剧、喜剧等多个类型元素杂糅在一起,并适当地加入了有关社会公正的探讨,从而使得影片在让人开怀大笑的同时,兼具一定程度上的严肃内涵。影片通过一系列的戏仿与恶搞成功消解了不同类型间的对抗,使它们融合起来共同为影片的叙事主题服务。

《咱们裸熊:电影版》是由丹尼尔·钟执导,克里斯蒂娜·杨、丹尼尔·钟、艾利克斯·赵、曼尼·赫纳德兹等人参与编剧,埃里克·埃德尔斯坦、鲍比·莫尼汉等人进行配音演出的动画电影,于2020年6月30日在美国上映。影片以电视卡通剧集《咱们裸熊》为蓝本,又一次讲述了三位熊兄弟试图通过遵循人类社会的行事准则,从而成功融入人类社会,成为其中一员的故事。在影片中,灰熊、胖达和白熊以闯祸者的形象出现。它们居住在人类的城市当中,但却因为疏忽了人类社会的秩序,招致了市民们的敌视。在对于三只熊的投诉审议会上,警官特劳特登场。他以强硬的态度和手腕以及“叠罗汉”的罪名要求将三只裸熊驱逐出人类的居住区域,把它们关进笼子里。三位熊兄弟开始了前往加拿大的逃亡之旅,但在最后的边境关卡之时,因为没有护照,三位熊兄弟的努力功亏一篑。它们被警官特劳特关进了所谓的“动物保护中心”。此时,灰熊回忆起了自己要保护胖达和白熊,三个兄弟一起共同生活的承诺。它拆开了铁笼的大门,带领熊们一起战胜特劳特,成功地救下了兄弟,并且成为了英雄。

《咱们裸熊:电影版》将警匪片、音乐剧、喜剧等多个类型元素杂糅在一起,并适当地加入了有关社会公正的探讨,从而使得影片在让人开怀大笑的同时,兼具一定程度上的严肃内涵。

一、逃亡之旅:类型元素的巧妙交织

《咱们裸熊:电影版》延续了电视卡通剧集的主题。在影片中,叙事的核心与推进动力依然是三只熊兄弟由于自身身份和人类的差异所导致的种种矛盾。它们醉心于居住在人类的社会当中,希望被人类发自内心地接受,却又因为生活习惯的不同,惹恼了许多市民。在影片伊始,三位熊兄弟用叠罗汉奔跑的方式赶去购买加拿大肉汁薯条。但一路上,它们撞飞了别人的披萨,撞坏了水泵,毁掉了一对新人的婚礼。影片以这种方式隐晦地表明了三只熊兄弟与人类的矛盾所在:它们认为的日常,对于别人来说却是祸端。

因此,对于《咱们裸熊:电影版》来说,影片在叙事上面临着一个天然存在的冲突。无论三位熊兄弟的举止、行为有多么像人类,它们的性格(白熊高冷,灰熊热血,胖达迷糊)又有多么的可爱,它们依然不是人类。影片的首要目的便是在兼具观赏性与趣味性的同时,完美地解决这一冲突。在美国的电影市场上,身份冲突向来是一个热门的主题。这与美国的历史有着深刻的关联。众所周知,美国从建国开始便是一个以移民为主的国家。欧洲的白人,本土原住民印第安人,非洲的黑人,以及日后的亚裔,他们要围绕着同一个国族身份团结到一起。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西部片曾经在美国十分流行。在西部片的叙事结构当中,往往存在着英雄与邪恶对立的二元结构,以及必不可少的印第安人。在西部片中,有着大量的篇幅用于描述主角与印第安人的相处。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西部片要解决的是主人公的认同危机:究竟是投身荒野,还是回归到现代文明。西部片还树立了一种“反英雄”的形象——他们游走在正面人物与反面人物之间,具有反派的特点,又同时具有英雄的气质特征,往往都处于自我异化的困境中,强调自我的独立性和对自我本性的张扬,因而对控制、压抑阻碍的外在力量具有较强的反抗意识。这一形象日后被广泛地应用于犯罪剧情片当中。实际上,“反英雄”亦属于身份认同的范畴之内。雷蒙德·威廉斯认为,文化作品与实践能够反映出一代人的情感结构,反映出一代人在日常生活中所体验到的意义与价值。更进一步地讲,每一个时代的文化作品都反映着该时代社会的深层次结构与意识形态。这能够从某种程度上解释关于“身份冲突”的影片为什么能在美国的电影市场上大行其道。

回到《咱们裸熊:电影版》当中,影片的基调是诙谐愉悦的,但是,它与某些犯罪类型剧情片有着相似的内核:主人公被误解,被追捕,继而不得不踏上逃亡之路。影片通过对犯罪行为与罪名的解构与调侃,实现了一种轻松欢快的叙事氛围。首先,三只熊引起众怒的原由是它们急着去买新开业的肉汁薯条。它们为了准点赶到店家,一路上激怒了许多人。而后,三只熊为了得到人们的喜爱,被人们所接纳,决定采用当网红的方式。它们通过改造线路和卫星信号,将自己的直播投放到城市中的每一个电子屏幕上。这时,编剧将早已过时的流行文化重现,从而达到令人忍俊不禁的效果。只见屏幕上,三只憨态可掬的熊举起双手,移动双脚,模仿着鸟叔的“江南Style”。要知道,这首歌的风行已经是2012年的事了。影片中电视机前的老人评价道,这是多少年前的古董梗了,这都被它们翻出来了。正当胖达的社交账号迅速涨粉时,过高的负载使得全城的电力系统瘫痪。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三位熊兄弟被告上了法庭。

影片到这里为止,观众们除了收获观影的快乐以外,还能够看出灰熊、白熊和胖达与人类社会的格格不入。人类对于三位熊兄弟抱有的是一种排斥的态度。在《咱们裸熊:电影版》中,人类的形象被化约为警官墨菲与特劳特。这两者对于三只熊的态度都称不上亲切。特劳特对于熊的敌意不必多说,墨菲对于熊也只能称得上是温和。他反对将熊从社会抹除,但也并不赞同熊的所作所为。真正接纳灰熊、白熊和胖达的还是它们的动物朋友——它们将三只熊从囚车中救了出来。而正是这种排斥的态度促成了三只熊的出走。它们期望寻找到一片全新的国土,一片能够真正接纳它们的国土。于是,它们开启了逃亡之旅。

灰熊、白熊和胖达的逃亡之路可以视作以公路片为主干,夹杂歌舞片、犯罪片等类型融合。如前文所述,文化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折射出特定时期的社会的意识形态与人们的情感结构。公路是美国人的一大情节所在。美国的国土广袤,大大小小、星罗棋布的城镇都由那些蜿蜒曲折的公路连接。公路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诸多故事发生的舞台。而以灰熊、白熊和胖达这三只熊的视角进行切入的公路则具备了一种幽默奇幻的色彩。消音人的雕像、茂盛的玉米地中的动物网红聚会迪厅、连绵的雪山与杉树、无垠的沙漠和接连的关卡,都以卡通的方式展现出美国的风貌。而在灰熊、白熊和胖达这三只熊启程前,影片通过将灰熊和胖达的对话歌舞片化,赋予了这段逃亡之旅一种形式上的喜感。逐渐升高的音调与愈发充满希望的歌声为观众们描绘了一个灰熊、白熊和胖达心中的理想家园。在那里,人们热爱熊这种动物,能够真心接纳它们。当然,在这一次的类型融合当中,还有必不可少的追缉戏。灰熊、白熊和胖达从动物网红迪厅匆忙出逃,运用被改装过的汽车,成功摆脱了特劳特的追捕。紫色的冰淇淋喷炮、坠入悬崖、穷追不舍的警官都使得逃亡之旅显得险象环生又令人捧腹大笑。

对于主创者而言,类型的融合往往是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在《咱们裸熊:电影版》中,导演通过一系列的戏仿与恶搞成功消解了不同类型间的对抗,使它们融合起来共同为影片的叙事主题服务。这次类型融合的成功也部分得益于影片是以动画形式来呈现的。总而言之,在《咱们裸熊:电影版》中,观众们可以看到诸多经典类型片的影子,但最能带来观影快感的,还是三只可爱的熊。

二、叠罗汉:异质性的生活习惯

在前文中,曾经提到过,关于身份的冲突构成了《咱们裸熊:电影版》叙事的核心动力。身份的差异往往意味着信仰、语言、生活习惯等诸多方面的不同。这些不同往往轻易就会造就生活中的隔阂。这一点在影片中也有所体现。譬如,特劳特要缉拿灰熊、白熊和胖达这三只熊的原因竟然是它们热衷于叠罗汉。导演选取这一点有着他的深意所在。“叠罗汉”这句话从特劳特口中说出,自然会引得观众们发笑。灰熊、白熊和胖达的一些行为给市民们的生活带来了不便,这也正是它们来到法庭的理由。但特劳特的敌意居然来源于灰熊、白熊和胖达这三只熊叠罗汉的生活方式。这不得不令人深思。

实际上,灰熊、白熊和胖达的叠罗汉隐喻着现实生活中外来群体的生活方式。如果特劳特的定罪理由为扰乱社会生活秩序,那么观众们还可以将《咱们裸熊:电影版》视作一部单纯的动画喜剧。但特劳特对于叠罗汉的厌恶从根本上来说,是本地的保守群体对于外来群体的排斥与敌视。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但归根结底,它还是一个以白人男性精英为主体的国家。这一性质注定了只有白人男性精英所赞同的文化才能成为社会的主流。而世界上的文化是多种多样的,不同的文化间存在着不同程度上的隔阂。以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为例。东方社会很多都是高语境社会。西方社会则恰恰相反。高语境指的是,传播时的绝大部分信息或存在于物质语境中,或内化于个人身上,而低语境指的则是,传播时的绝大部分信息都体现在对话的文本上。两种只有性质上的差别,而无对错高下之分。但是在《咱们裸熊:电影版》中,特劳特所做的是判定两种不同的文化分属于文明和野蛮。这种思维是殖民主义在今天的变种。

在影片中,特劳特运用了一系列手段来合理化自己的行为,最为明显的便是那段关于“自然”的论述。他说,人类可以欣赏自然,但自然不应该侵犯人类。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特拉特下意识地对主体与他者进行了分野。特劳特还认为,熊应该回到自己原先的住所,他要将胖达送回中国,将白熊送回北极。这种看似科学理性的思维与一百年前的西方人不谋而合。在殖民主义在全球大行其道的时期,西方人将外来人种视作与他们不同的动物。他们将非洲某一原始部落的居民放置在世博会上进行展览,并且贯彻着不同种族分住不同区域的措施。这一思维日后被以希特勒为代表的纳粹发展到了极致,酿成了犹太人的惨剧。而无论特劳特的论述有多么冠冕堂皇,他对于灰熊、白熊和胖达这三只熊的敌意完完全全是出自对于另一种异质性文化的抗拒。与之对应的则是墨菲。在影片中,黑人墨菲的形象是正面的,白人特劳特的形象是负面的。这又是导演安排的一处暗示。为了被主流社会所接纳,灰熊、白熊和胖达做了一系列的尝试。当然,不仅是它们,影片中所有的动物都在努力。在玉米地中的网红聚会餐厅,灰熊的一番话使得在场的动物们都流下了热泪。它们都在展示自身带有猎奇性质的特征,并以其获得关注。但它们明白,自己从不曾被真正的接纳过。它们对于主流社会来说,是一种奇观性质的存在。它们所展现的并非真正的自己,也从未收获过真正的认同。文化的隔阂依然存在。要解决这种现状,主流社会必须学会理解差异,并且将它们视作同一地位的文化群体。不然的话,就会像特劳特一样,只是在徒增仇恨罢了。

在影片的尾声,叠罗汉拯救了身陷火场中的熊们。记者们的报道将灰熊、白熊和胖达描述为英雄。媒介铺天盖地的赞扬使得异质性的叠罗汉正当化、自然化了。这是导演为解决现状提供的一个思路:运用大众媒介,通过宣传与光辉效应的手法,来改变人们的偏见。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根深蒂固的矛盾需要从更根本的地方加以解决。但这毕竟不是一部动画电影可以给出的答案。

《咱们裸熊:电影版》将公路片、警匪片、歌舞片、喜剧片等类型融合到一起,实现了一种兼具轻松与严肃的观影效果。影片能够使得满堂观众都开怀大笑,亦能令人们深思——究竟该如何与截然不同的文化群体相处。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