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实实在在不夸张,叱咤风云气魄大》是什么生肖

2021-05-22 15:02 · · ·
   

正确《实实在在不夸张,叱咤风云气魄大》是什么生肖,国际都柏林文学奖日前公布,获奖者为墨西哥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Valeria Luiselli)。爱尔兰作家科尔姆·托宾认为,她在《失踪儿童档案》(Lost Children Archive)一书里讲述了“人类心灵在路上发生的变化,漫长旅途如何将曾经稳固和获得共识的东西置于危险之中”。都柏林文学奖由全世界图书馆管理员们共同推选提名作品,是世界上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之一,其前身是著名的IMPAC奖。

小说《失踪儿童档案》讲述了一对夫妻带着两个孩子(男孩10岁,女孩5岁)从纽约前往墨西哥边境的一次公路旅行。《失踪儿童档案》这个富有创新和诗意的书名真实反映了来自中美洲的儿童移民的困境,他们爬上被称作“野兽”的货运列车的车顶,逃离家乡,穿越墨西哥来到美国寻求庇护。这部作品的创作灵感就来自于她在美国青年移民法庭的工作。2020年3月, 路易塞利曾凭借《失踪儿童档案》获得英国文学奖拉斯伯恩斯对开本奖(Rathbones Folio prize),这是该奖项自2013年设立以来第一次颁发给女性作家。

此前世纪文景出版了路易塞利的三部作品,分别为《我牙齿的故事》《假证件》和《没有重量的人》,这本新作也在出版计划中。2018年4月,在路易塞利最早被译介到中文世界之时,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曾经对她做了一次专访。值此机会,旧文重刊。

乡愁并不总是对过去的怀恋。有一些地方会让我们产生提前到来的乡愁。

这样的地方,一经我们发现,我们就知道肯定会失去它;在这些地方,我们知道自己将来再也不会比现在更幸福。

常有人把城市比作语言:城市是可以被阅读的,就像阅读一本书一样。这个比喻也可以倒转过来。我们在阅读中的散步勾勒出我们内心的居住空间。有些文本永远是我们的死胡同;有些文段则是桥梁。

这两段话来自《假证件》。这位在城市、文学和乡愁之间辗转腾挪、不断向内心深处探索的女性,是墨西哥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她前35年的生命历程正是由不同的城市空间、阅读与文学共同搭建的——生于墨西哥,意大利国籍,曾生活在哥斯达黎加、韩国、南非、印度、西班牙和法国,在哥伦比亚大学拿到了比较文学的博士,如今在纽约一所大学任教。她辗转于各国、各地、各种语言与物理空间之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世界公民”。

即便路易塞利在自己第一本散文集《假证件》中写到自己从未享受过重大的身份危机,更不曾在接受民族身份时产生疑虑,但我们还是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流浪、游荡以及在不同国家和语言之间辗转对于她的影响:她关注作为实际空间投射的地图制定的疆界,关注随着历史变迁而增生的城市物理褶皱,关注如二十世纪初巴黎浪荡子般在城市中步行或骑行的人们,以及他们在此过程中对于城市的感知,也关注裂缝——空间上的、语言上的、文学上的,以及身份认同上的。

与散文集《假证件》截然不同,路易塞利的第一部小说《牙齿的故事》并非关于故乡、身份危机又或者是母语与其他语言的探讨,而是一部让人颇感意外的、甚至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小书。顾名思义,故事是围绕牙齿展开的。小说围绕着世界上最好的拍卖师古斯塔沃·桑切斯·桑切斯和他收藏的各种牙齿,讲述了一个个与比喻、夸张、省略、寓言和迂回相关的故事。在一开篇,她以虚构人物古斯塔沃的口吻写到:“这,是一部关于我牙齿的故事:一部关于我这些收藏品、它们独有的名字和它们经回收后焕然重生的作品。”

一开始读《牙齿的故事》,你或许不免觉得,这是又一本学院派知识分子自娱自乐的小说,充满了符号学的复杂隐喻以及掉书袋式的知识精英乐趣。她将诸多如雷贯耳的大作家“去经典化”,将他们的名字赋予了故事中毫无相关的人物,比如死于破伤风的邻居叫做胡里奥·科塔萨尔(“拉美文学爆炸”代表作家之一),比如外表正经实则迷恋偷情的电台主持人米盖尔·德·乌纳穆诺(西班牙哲学家),比如卖意大利领导的销售员卡洛斯·富恩特斯(“拉美文学爆炸”另一位代表人物)等等。待一直读到后记,读者方才恍然大悟,这是一本路易塞利与墨西哥城附近的胡麦克斯艺术博物馆合作的展览写作项目,旨在在艺术与工人、艺术馆与工厂之间建立桥梁。因此,这本书其实是合作的产物:工人们每一周可以读到路易塞利上周完成的写作,之后工人们进行朗读和讨论的录音会被寄给她,她记下工人们反馈的建议和评论,再动笔写下一周的稿子。路易塞利在后记中强调,《我牙齿的故事》中的许多桥段,其实都来自工人们每周聚会闲聊时讲述的个人趣事,她所做的只是改动了一下人名和地名。而这本小说所要讨论的问题,其实是“将物品从赋予它们价值和权威的背景故事中摘出……看看这些脱离了背景故事的物品,它们的意义以及人们对它们的见解是否会受到任何影响”。

路易塞利这两本书的中文版日前出版并与读者见面,借此机会,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对路易塞利进行了邮件采访。在采访中,路易塞利从今年年初出版的《我牙齿的故事》聊起,谈到了其中的符号学隐喻、名字与指涉物的关系以及价值的产生,也谈到了知识精英和工人在书写上展开合作的可能性和挑战。接着,她从《假证件》延伸开去,聊到了语言的可翻译性、不可翻译性以及词语创造的裂缝。作为一位女性作家意味着什么,是路易塞利最后谈到的问题。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