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电影《白蛇2:青蛇劫起》:制作提升故事崩坏

2021-07-28 17:09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摘要: 2019年上映的《白蛇:缘起》,一度被称为国漫崛起的代表作之一,时隔三年,追光动画带来了续作《白蛇2:青蛇劫起》。

2019年上映的《白蛇:缘起》,一度被称为国漫崛起的代表作之一,时隔三年,追光动画带来了续作《白蛇2:青蛇劫起》。

虽然票房走势尚可,《青蛇劫起》的口碑却极度两极分化。在有人看来,《青蛇劫起》中的赛博朋克世界极具突破性,青白蛇的“旷世姬情”也感天动地,但在不少国漫迷和追光动画老粉的眼中,《青蛇劫起》的制作水准虽大幅提升,故事却直线崩坏。

《青蛇劫起》中,小白、小青、许宣的人设,都与前作《白蛇:缘起》充满割裂感;剧情上,披着异性恋之皮的伪百合故事,让纯爱党与百合党均难以接受;价值内核上,口号式的“女性觉醒”,让影片对女性议题的探讨浮于表层。

从《新神榜:哪吒重生》的三大彩蛋来看,追光动画的野心是将《新神榜:哪吒重生》《白蛇:缘起》《青蛇劫起》以及未上映的《新神榜:杨戬》串联在一起,打造一个新的国漫宇宙。从《新神榜:哪吒重生》和《青蛇劫起》的设定愈发花哨、噱头愈发多也可看出,追光动画希望这一宇宙具有更大的商业空间。

但是,当“讲好故事”都成为难事,追光动画的宇宙又有几分胜算?

背叛前作

《青蛇劫起》导演曾在知乎分享影片的创作历程:“我们决定做一个不一样的小青出来。确定了故事主要方向后,我们花了大量时间研究了中国传统神话传说和故事,挖掘了相关的概念和题材。最终,我们依托于小青的性格,决定为她创作一座城,一个只有心怀执念的人,才会落入的城。”

《青蛇劫起》中,追光动画抛弃了前作中的“捕蛇村”,让充满末日色彩和西方赛博朋克风格的“修罗城”成为了承载故事的新场景。虽然影片耗费了大量篇幅来向观众解释这一新场景的基础设定,但仍未讲清楚修罗城与现实世界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修罗城里的生死轮回规则等细节,这导致《白蛇:缘起》与《青蛇劫起》之间的过渡极为生硬。

一个电影宇宙讲述不同人物时更换世界背景并不罕见,如在漫威宇宙中,雷神与洛基的故乡在阿斯加德、黑豹的故事发生在非洲草原、银河护卫队驻扎在银河系,漫威电影通过穿针引线式的世界观铺展,让不同的世界背景实现了平滑过度,并无缝衔接在了一起,也让各个英雄的人设保持了统一。

相比之下,《白蛇:缘起》与《青蛇劫起》之间生硬的世界背景转换,割裂了这个系列影片中的人物设定和人物动机。

人物崩坏得最彻底的,是许宣。《白蛇:缘起》中,许宣这一角色充满惊喜,他不再是神话故事里“懦弱书生”的传统形象,而是有担当、有智慧、有勇气的男性角色,即便能力有限,也会对小白许诺“我虽然是最弱小的妖,但我会拼尽全力去保护你。”但在《青蛇劫起》中,没有任何铺垫下,许宣又重回“懦夫”设定。

从影片逻辑来看,许宣的人设变动,是为了推动小青得出“弱小的男人都靠不住”这一观点,并引发后续的所有故事。但是,通过随意牺牲已塑造成功的人物来制作剧情矛盾,只能突出编剧功力的不足。况且,在任何一个电影宇宙中,随意改动主角设定都是大忌。

《青蛇劫起》中,小白与小青的人设和动机也都经不起推敲。《白蛇:缘起》中,小白与许宣是双向奔赴,影片对小白与小青之间的姐妹情着墨有限,但在《青蛇劫起》中,原本有血有肉的小白离开许宣并化身工具人,从头到尾都在为“保护小青”而存在。

关于小白放弃许宣的缘故、如何从雷峰塔下逃出、小白为何来到修罗城等,《青蛇劫起》都未呈现,直接以“失忆梗”解释所有。从这种创作上的投机取巧可见,追光动画在《青蛇劫起》制作中对内在逻辑连接的忽视。

而在《白蛇:缘起》中对人类以及男性充斥着偏见的小青,在《青蛇劫起》中坠入修罗城后,一度试图通过依赖强悍男性角色来生存,并以此脱离修罗城,这同样是主角人设上的矛盾。

相比基于漫画开拓的漫威宇宙,国内彩条屋影业的“封神宇宙”,以及追光动画的“新神榜”宇宙,本质上都没有成体系的改编蓝本,这便对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叙事要求。此次《青蛇劫起》对前作的“背叛”,暴露的正是追光动画在剧本上的薄弱。

官方下场“搞姬”

追光动画讲不好故事,与编剧的硬实力有关,也与整个主创团队在内容定位上摇摆不定,试图通吃异性恋与同性题材的红利有关。

在白蛇传这一传统神话故事中,小青都是没有“官配”的,因此,各大影视作品在小青的感情线处理上,都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如在《新白娘子传奇》中,小青曾与上界的拣香童子张玉堂有过一段情缘,徐克的《青蛇》对小青的设定更为大胆,其与法海、许仙之间皆有情缘,但在《青蛇劫起》中,小青的感情戏就如“雾里看花”。

影片中,小青被许宣的无能刺痛,深陷对男性的失望,因此她产生了“救出小白、打倒法海、推倒雷峰塔”的执念,在与法海的对战失败后,小青被打入修罗城,最终被同样进入修罗城的小白舍命帮助,重回人间。以《青蛇劫起》的主线来看,它本可以是一个纯粹讲述姐妹情的故事。

剧本创作领域一直有句名言:愈简单的故事就愈好,但追光动画似乎并不想创作一个简单的姐妹故事。于是,《青蛇劫起》在小青“渡劫”过程中安排了两大男性角色,一个是在修罗城具有身份地位的司马官人,一个是弱小且不被关注的蒙面男子,司马官人虽强大却是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蒙面男子虽弱小却始终相伴小青左右。

但在影片的最后,追光动画却给出了一个终极反转:蒙面男子就是性转版的小白,这等于完全推翻了前半部分的“异性恋”。

与此同时,追光动画对小白与小青之间的感情塑造也是“态度暧昧”的。无论是二人生死相隔时,“那天是惊蛰,满天花瓣,我看清了无池中的那个人”这句充满虐恋气息的台词,还是小青口中“与小白相伴一生”、“渴望真感情”的诉求,都让“小白与小青间究竟是男女情还是姐妹情”成为了一个未解之谜。

从《白蛇:缘起》中双蛇共浴的暧昧场景,不难看出追光动画早就有“官方搞姬”的野心,但对不少观众来说,披着异性恋之皮的伪百合,是难以接受的。

放眼全球的影视作品,官方暗戳戳“搞姬”、“卖腐”的作品不在少数,如《X战警》中的X教授与万磁王、《复仇者联盟》里的美队与冬兵以及雷神与洛基,包括国内《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哪吒与敖丙,都是年轻人磕疯了的CP。但这些作品中,官方都是在细节上留出遐想空间,并未在正式的人物关系上有任何拖泥带水或模棱两可的着墨。

就以《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例,影片中敖丙与哪吒都是不被理解,或者说被孤立的存在,“异类”的标签让他们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情,官方在影片中从未有任何超出“友情”的表述,至于同人作品中的设定,则全是由粉丝发挥。相比之下,《青蛇劫起》中小白的“性转”,小白与小青的暧昧,在不少观众看来都更像是恶趣味。

《青蛇劫起》的感情线设定模糊,大概率是为了通吃异性恋与百合题材的红利。但从“掺入变质百合糖非常恶心”、“真的难以接受伪百合”、“白蛇变成男的和青蛇搞暧昧是什么鬼”等评论来看,追光动画官方下场“搞姬”显然充满争议。

一切内核皆为噱头

不过,对《青蛇劫起》来讲,不管是与前作的割裂还是官方“搞姬”,都不是最致命的,价值内核的缺失,才是《青蛇劫起》的核心问题。

不管是文学创作还是影视创作,涉及传统神话故事时都需要对内核价值进行重新解构,或者说是包装。因为一成不变的神话故事是缺乏新鲜感与想象力的。无论在哪个时代,能为神话注入现代新解,使其更契合当代表达,才是内容创作的高境界。

而且,所谓“新解”,一定不能浮于表面。

在《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鲁迅便脱离了白蛇传中人神妖的传统框架,将白素贞解构为封建时代追求自由恋爱的被压迫者,将残酷镇压白素贞的法海解构为了特权阶级的压迫者,这便是对神话内核价值的新解。同样,在《青蛇》中,徐克更是大胆借助传统故事框架,来探讨人的情欲、色欲及爱欲。

此次,追光动画也对《青蛇劫起》进行了包装:将时下流行的“女性意识觉醒”这一议题与小青的故事结合。于是,《青蛇劫起》中“美强惨”成了小青的标签,“弱小的男人靠不住”、“强大的男人会骗人”、“女人只能靠自己”成了小青的口头禅,这看似都让影片及主人公充满了热血“燃点”,但若细看,《青蛇劫起》的内里是苍白的。

《白蛇:缘起》中,追光动画将男性与女性角色放在了一个相对客观的平等环境中去塑造,因此许宣与小白都具有人物弧光,但在《青蛇劫起》中,所有的男性角色都成为了编剧的拉踩对象,他们不是废柴、懦夫,就是负心汉、叛徒,这些设定都在为小青的“厌男症”服务。但是,通过污名化或弱化男性来凸显女性,本质上是对观众的隐晦献媚。

《青蛇劫起》中,一路喊着要自强的小青,唯一依靠自我力量的就是“战胜法海”的片段。民间传说中,青蛇为救白蛇,拜南极仙翁为师,苦苦修炼百年,才一举摧毁雷峰塔,但《青蛇劫起》中,小青战胜法海是在黑风洞这一虚空之界中通过意念完成的,这种唯心主义的战斗难以支撑起人物成长与蜕变的轨迹。

可以说,“女性觉醒”是《青蛇劫起》的一块招牌,但遍观全片,《青蛇劫起》只是在将神话人物与流行议题做简单缝合。

在女权意识觉醒的当下,“女性议题”似乎已成为影视作品的财富密码。和所有打着女性招牌的作品一样,《青蛇劫起》没有去探讨女性在现代社会面临的具体困境,没有去深思女性独立的真正意义,也没有探讨女性如何在男性凝视下实现平权,它只是空泛地喊着“女人要自强”,这与爽文套路没有任何区别。

此外,《青蛇劫起》也将神话故事中爱憎分明、重情重义的小青“狭隘化”了。影片中,处于修罗城的小青就如同所有坠入修罗道的生灵一般,都信奉强者才能生存的信条,这种对“达尔文主义”的附庸,让小青的人物魅力大打折扣。

其实,不论是牺牲人设都要向赛博朋克风靠近,还是官方“搞姬”、迎合女权议题,反映的都是同一个问题:追光动画在创作《青蛇劫起》时失去了原有的自我与审美。所以它将赛博朋克、悬疑、古风、末日生存、大逃杀、佛教文化等统统杂糅在《青蛇劫起》中,又在异性恋与百合之间来回摇摆,以获取更大的市场影响力和商业空间。

但是,在“国漫崛起”道路上,故事永远是第一位的。比起以更多噱头和花哨设定来“包装”自己的IP,追光动画或许更应该花时间去认真打磨一个真情实感的故事,找回做《白蛇:缘起》时的初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梁嘉烈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