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纯爱动画电影《乔西的虎与鱼》你打几分?

2021-08-23 16:11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作者: 菠萝的柠檬
   
摘要: 从《俑之城》《白蛇2:青蛇劫起》到《夏日友晴天》,今年夏天的电影市场可谓动画电影云集。而到了暑期档的尾声,上海国际电影节国内首映以来受到关注的日式纯爱动画电影《乔西的虎与鱼》(ジョゼと虎と魚たち)也终于上映了。

“ 《乔西的虎与鱼》置于当下的日本社会,在更深层次的意味上是对经典小市民恋爱通俗剧的召唤和缅怀,以及对当下日本社会现实里人间关系的批判,充满了十足的复古和怀旧意味 。 ”

《俑之城》《白蛇2:青蛇劫起》《夏日友晴天》,今年夏天的电影市场可谓动画电影云集。而到了暑期档的尾声,上海国际电影节国内首映以来受到关注的日式纯爱动画电影《乔西的虎与鱼》(ジョゼと虎と魚たち)也终于上映了。

《乔西的虎与鱼》故事讲述的是,患有瘫痪症的乔西从小因为家庭变故被外婆收养,性格孤僻不近人情,而为了生活而打工的贫穷大学生恒夫则在一次意外的相遇中结识到了乔西。在不断的互动交流中,双方逐渐明白了生活的意义和本质。

喜爱日式小清新动画的小伙伴们看到制作方骨头社(BONES)的标志,以及听到Eve演唱的主题曲时,或许会感到满足和亲切。

但是对于熟悉各类商业巨制的大部分观众来说,也许这部作品只是近期上映的诸多商业动画电影里较为平淡的一部,豆瓣评分仅获得6.5分,很多观众也认为它过于俗套。

但《乔西的虎与鱼》绝不是一部平淡的商业动画电影。

相比中国观众的“冷淡”,日本国内对影片的反应却恰恰相反。《乔西的虎与鱼》于去年12月26日在日本上映,受到新冠疫情以及席卷日本的《鬼灭之刃》的影响,虽然电影票房表现并不突出,但在日本权威网站Filmarksyahoo映画上分别获得了3.9和4.18的不俗评价,并提名了同年日本电影学院动画奖

日本电影网站Filmars的电影评分

日本电影网站yahoo映画的电影评分

那么,《乔西的虎与鱼》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电影,它值得我们走进电影院去观看吗?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两国观众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呢?

浏览作为都市的大阪风景

《乔西的虎与鱼》的导演是骨头社41岁的新人导演田村耕太郎(タムラコータロー)。在拍摄这部电影前,田村耕太郎在日本动画界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动画制作和导演经验,其中最受人瞩目的作品莫过于2014年高口碑作品《野良神》

《野良神》

实际上,在这之前,田村耕太郎曾作为副导演深度参与了《穿越时空的少女》细田守导演的动画制作。考虑到这样一段弥足珍贵的工作经历,关注青春和成长、对动画电影里电影部分表现效果的追求,导演选择翻拍《乔西的虎与鱼》作为自己长篇动画电影的处女作,或许也有来自细田守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而《乔西的虎与鱼》的原著是80年代久负盛名的日本恋爱小说家田边圣子创作的短篇小说,于1985年由角川书店出版收录于同名短篇小说集里。直到十多年后的2003年,日本导演犬童一心翻拍了这部80年代的畅销小说,作品提名了众多日本电影奖项,并入选同年电影旬报年度十佳。

原著小说

珠玉在前,本次动画版并没有选择再次翻拍同样的真人版,而是选择了原作进行了重新演绎。

乔西与恒夫

无论真人版电影还是动画, 故事都以大阪为舞台背景,讲述了双脚瘫痪只能生活在轮椅上的乔西和大学生恒夫的纯爱故事。

2003年电影版

虽然故事的主轴都是以乔西和恒夫两人的情感互动展开,但着眼点却大不相同。无论是在麻将馆打工的恒夫、还是生活在自我世界里的乔西,电影真人版沿袭了原作的大部分情节和设定。

真人电影开篇使用了大量相机风景写真的拼接,结合恒夫的第一人称叙事视角,整个故事的基调一开始便限定在了极为私人化的领域,作为故事舞台的大阪在大量的室内戏和主观化的室外风景的描写里被抹除了作为都市具有代表性的一面。

在暗淡且有些发黄的镜头光线里,早已发黑的斑驳墙壁、肮脏浑浊的河水、老朽低矮的一軒家(独户的房子)......大阪的风景在真人版里展示了更多的边缘化底层特征。

真人电影版开头利用相机拍摄的海景

真人电影版乔西居住的家庭周围环境

动画电影中乔西的家

这类风景描绘对应的则是在无法融入社会遭到驱赶的个体。真人版虽然没有激烈的社会现实描写,却在日常风景的选取和富有深意的人物对话间透露出以边缘个体的视角看待现实的表达,其中充满了对于社会投以冷峻的目光和对于现实环境的绝望感和不信任感。

真人版的故事结尾没有在水族馆看到鱼群,只在动物园看到老虎的乔西与恒夫最终分手。情趣旅馆内赤裸身体的两人,在乔西的自言自语的迷茫里彻底走向了精神上的空虚。

具有如此强有力的成人现实指向的影像表达,不难推断导演使用双腿瘫痪的残疾人这一意象暗指80年代出生的宽松世代(ゆとり世代)的日本年轻人。

平日里具有极强的依赖性,没有独立的想法和能力的他们,在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后变得更加手足无措。尤其是受到经济泡沫冲击最为严重的大阪,伴随着经济衰退一蹶不振,年轻人的空虚和迷茫可想而知。

风景的违和感与主题的不确定性

“虽说如此,动画版的风景和人物的关系并非浑然一体,而是出现不少违和感和疏离感。”

与带有私密的回忆抒情色彩的真人版的开头形式不同,搭配悦耳灵动的音乐,动画版在电影的开篇就奠定了明快清新的基调。

恒夫潜水时如同美人鱼一般与鱼群自由地在海中遨游、在滑坡上相撞而“相拥”时恒夫与乔西的体态、睡梦中乔西在自我脑海里化作美人鱼在海中的都市畅游......动画版在开头人物运动的姿势和体态,线条的描绘和刻画上都充满了动画媒介所独有的表现力和张力。

然而整部电影并非一味追求这种浪漫且奇幻的动画场景刻画。恒夫上学和打工的地方、遭遇车祸后接受手术的医院、乔西的外婆与父亲交谈的点心店.......这些日常场所都可以在现实生活中找到相对应的地方。

大阪大学丰中校区的实地取景

这类平日里不起眼的现实场所的描绘,也在无意识之间与真人版里对于边缘性的描写区分开来。

尤其是乔西生活的家宅,在真人版里显得如同贫民窟一般破败不堪,而在动画版里,清澈的河水和繁茂的绿树点缀在屋子周边,显得十分宜居和悠闲。

而深入到具体的室内环境的描写时,无论是榻榻米的空间布置,亦或是陈旧的各类家具设施,都历经了岁月的痕迹充满了朴素和古典的意味,仿佛时间停滞了一样,与十多年前真人版的室内环境描写无没有任何区别。

这种室内环境描写的不变很明显地对应了生活在其中的乔西在精神和思想上的停滞。

与室内环境不同,一改真人版对于大阪的风景描写的避讳,动画版里大阪作为都市的风景多次出现,并得到了接近100%的真实还原。

在乔西与恒夫两人关系的互动中,大阪市北区商业中心梅田、日本最高的大厦阿倍野Harukas、美国村的商业街......诸多具有标志性的大阪商业建筑在影片多次出现。

大阪梅田地区地标性建筑之一的梅田东宝电影院

美国村商业街头

被誉为日本最高大厦的阿倍野Harukas

在恒夫的陪伴下,乔西用闪烁的目光注视着这些对一般的年轻人早已熟悉的都市风景,并享受着在其中游玩的乐趣。在这类室内和室外的现实风景描绘的对比中,“从自我的封闭走向自我的开放”这一主旨有着明显的体现。

而对于封闭在家里每天过着无聊生活的普罗观众来说,在目睹两人的成长和互动后,也会产生类似“抛掉这些桎梏,上街出去游玩吧!”的想法和冲动。

虽说如此,动画版的风景和人物的关系并非浑然一体,而是出现不少违和感疏离感。例如,阿倍野Harukas出现时的场景,这一持续数秒的移动镜头,与前后镜头切换中人物关系的互动并不存在着任何剧情和影像上的联系。

电影最后的高潮部分,恒夫拄着拐杖一路穿行与心斋桥的商业步行街,镜头忽然拉到天空的俯瞰视角,显得十分刻意和毫无意义。这类镜头脱离了故事情节,与人物的活动出现了巨大的分离,成为一种单纯为展示而出现的风景。

通过环绕拍摄突然被展示的心斋桥步行街鸟瞰风景

作为一部接受文化振兴补助金的作品,不难想象这类风景的镜头设计带有浓厚的官方宣传意味。尤其是作为取景地的大阪,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对旅游产业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在这样一部贴合当下日本年轻群体的电影里这样的宣传意图显得更加重要。

当然,作为电影工业体系下的作品,加入宣传无可厚非,但创作团队显然没有很好处理风景的表达方式,导致风景的展示充满了生硬的植入感,与故事内核出现了不可遮掩的反差,充满了画蛇添足的意味。

被用作法务省进行法律宣传的海报

从这一点来说,存在与风景和人物之间的违和感,甚至导致电影的主题出现了不确定性:走向外面的世界是否也是一种来自于官方的说教式处理,还是导演内心的真诚想法?风景和人物糟糕的处理方式,损害了观众对于电影中人情情感关系的共情部分,阻碍了其成为杰作的可能。

不类型化的王道类型化表达

“《乔西的虎与鱼》置于当下的日本社会,在更深层次的意味上是对经典小市民恋爱通俗剧的召唤和缅怀,以及对当下日本社会现实里人间关系的批判,充满了十足的复古和怀旧意味。”

无论如何,在“走向外面世界=人与人产生交流”这样的等式之间,电影采用了通俗恋爱剧的手法去描绘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

乔西与恒夫在相遇相识后,出去游玩时的理由和对话、两人因为一时言语上的冲突产生误解、恒夫在知道留学后对乔西的隐瞒.......故事的起承转合里充满了纯爱电影常见的陈词滥调的套路。

尤其是电影里最大的转折点,作为健全人的恒夫在遭遇交通事故后与作为残疾人的乔西在心理地位上进行了互换,这样的情节设计让人感到随意。

此外,作为情感关系第三者的二之宫舞在恒夫住院后强行告白,与乔西争吵后又和解;乔西任性出走后,恒夫对乔西契而不舍地寻找,最后两人在雪中相遇接吻的片段呼应了电影开头两人的相见.....熟悉纯爱电影的观众或许可以在电影里找到诸多早已变成陈词滥调的套路。

对乔西和恒夫的关系产生猜疑的宫舞

在恒夫住院后宫舞与乔西的对峙

结尾乔西与恒夫在雪地里相拥

诚然,这样的剧情设计充满了设计感廉价感,如同优等生平日里写的普通作文,虽然没有多少违和感却难以找到亮眼出彩的地方,在观影的过程中会让不少国内观众会感到枯燥和索然无味。

但是考虑到当下的日本现实,这样看似不思进取的充充满陈词滥调的类型表达,却显得不那么类型。在经济取得卓越成就的发达国家,男女的相遇和恋爱,更多是通过相亲结婚或者各类交友软件达成。

根据他人的各种条件来选择符合自己心目中的对象。在诸多的日剧和纯爱电影里可以看到当下这类恋爱交友模式的泛滥。而更为极端的例子或许是当下日本盛行的不婚主义。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早已成为了不必要的附属品,如同条件方程式的人际关系处理,将整个交友过程变成了“只要,那么.......”的关联词等式。

岨手由贵子《东京贵族女子》(2020)充分反映了日本当下女性结婚问题的现状

而在过去的日本,尤其是50、60年代的经济高速成长期,无论是在职场、社团还是俱乐部,在一起相处的过程中,不知不觉间相处在一起的两人能体会到言语上无法表达的魅力。

即使兴趣爱好完全不同,见识到自己从未见识过的风景时,总会一见钟情。纵然是未曾谋面的两人,处在同一屋檐下后陷入爱河无法自拔。虽然最开始并非自愿,但通过意外的相遇,无法预知的情感在心中翻腾。

这样通俗的恋爱情节的样式,在上世纪60年代日本电影黄金期量产的松竹恋爱通俗剧中屡见不鲜。在同样由松竹会社出品发行的动画版《乔西的虎与鱼》里,最初处于敌对关系的恒夫和乔西,在一起生活和相处后成为了不可分割的恋人。虽然相互讨厌对方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陷入了爱河,这种通俗的恋爱模式无疑让人回想起松竹恋爱通俗剧的情节处理。

60年代日本电影黄金期松竹通俗恋爱剧的代表作之一--大庭秀雄执导、岩下志麻主演的《春日和》(1967)

从这个意义上说,《乔西的虎与鱼》置于当下的日本社会,在更深层次的意味上是对经典小市民恋爱通俗剧的召唤和缅怀,以及对当下日本社会现实里人间关系的批判,充满了十足的复古和怀旧意味。

当然,这样的创作思路并不只是在《乔西的虎与鱼》中才能看见。近年来,大量日式小清新动画电影开始使用这种具有复古意味的王道通俗类型片表达,在取得了市场商业上成功的同时,也在大众层面引发了热烈讨论。

最具标志性的作品莫过于新海诚的《你的名字。》。电影里依靠外力来进行身体灵魂互换的情节设计,在80年代大林宣彦的“尾道三部曲”中能明显找到类似的情节表达;近年备受关注的京阿尼动画《紫罗兰永恒花园》及其剧场版将整个故事置于架空的过去——那个只能依靠书信打字交流的时代,来深入地刻画人与人情感关系。

此外长井龙雪导演的《知晓天空之蓝的人啊》汤浅政明《与你共乘海浪之上》.......这类情节设计通俗的纯爱小清新动画无不在表现出复刻过去的人际关系处理方式,对现实的人际关系互动形成了一种相当隐形的批判。

大林宣言《转校生》(1982)的场景剧照

当然,不仅仅局限于小清新动画电影类型,去年疫情期间大火的《鬼灭之刃》剧场版和今年的《新世纪福音战士:终》等妖魔和科幻动画作品,镜头拍摄和情节编排间无不透露着强烈的复古意味的类型片表达欲望。

无论作品的时代背景如何,这些作品都深刻地切入到了当下日本社会的各个群体和阶级。

虽然这种类型表达在当今世界的电影领域来看显得过时和陈旧,但在动画表现领域得到了允许和商业上的成功。

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下这类王道的动画电影是陈旧和复古的,但这种复古的表达或许是动画媒介所独有的优势体现。正因为其充满了王道的复古色彩,才具备了走在时代最前端的可能性。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