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电影如何用好传统元素试问前路?

2021-08-27 15:40 · 来源:动漫界 · 编辑:影 ·
   
摘要: 中国动画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1926年摄制的《大闹画室》为中国动画拉开序幕。20世纪40年代,万氏兄弟创作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在东南亚和日本地区发行并获得好评,标志中国动画走向国际。

中国动画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1926年摄制的《大闹画室》为中国动画拉开序幕。20世纪40年代,万氏兄弟创作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在东南亚和日本地区发行并获得好评,标志中国动画走向国际。1962年、1978年、2004年,《大闹天宫》上集、下集和纪念版分别公映,被外媒曾用“美国绝不可能拍出这样的动画片”称赞的这部国产动画影片,为中国动画迎来了第一次辉煌。

纵观中国动画电影发展史,不难看出,中国动画电影创作始终将着力点放在对本国特色文化的深耕上。但面对新时代国产动画电影的方向如何、成绩如何、未来如何这些问题,能在中国动画电影的现状和计划方向中摸到规律,也有未知在等待发掘。

再生长,有迹可循但不循规蹈矩

2015年上映的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让“马猴化孙大圣”成为继《大闹天宫》和98动画版《西游记》后很多人心中新的卡通悟空形象。

豆瓣8.3的高评分里不少人认为,国产动画电影终于在“死机”后再次“重启”,《大圣归来》是近几年来第一部全年龄想看、能看、看得进去的动画电影。这部被称为“国产动画电影崛起之作”的现象级作品票房突破9亿,成为国产原创动画电影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象征。

大圣之后,《哪吒之魔童降世》里小雀斑、蒜头鼻、黑眼圈、双手总是插到裤子里的魔丸哪吒一经问世,再一次刷新人们脑内的经典影视化人物形象。电影中,一条精神内核自始贯穿,却将师生同袍、敌人朋友等关系蕴于其中。仍有“孕三载而降”“混天绫,乾坤圈,吐火焰的紫焰枪”“水漫陈塘”等原始神话元素,却抛开传统“割肉还母,削骨还父”的纯粹慈孝、抛开龙族的绝对恶行,让封印灵珠的器皿可以指纹解锁、坐骑猪的鼻孔有录像机回放功能、山河社稷图里师徒乘坐莲花漂流情节带进游乐场“激流勇进”的现代意味,如果说科技和网络热词的叠加是动画电影在迎合时代,让“00后”“10后”群体也可以看得懂、笑出声,成为冲击高票房的手段。那么,能让《哪吒之魔童降世》单日票房破2亿,2019年12月28日最终票房突破50亿、获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片奖、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编剧奖等奖项,实现口碑、票房、奖项三丰收的另一重要原因在于——成年人的认可。赋予饱满情感后的人性不再绝对,成年观众知道、理解并深深共情于“人与人间的成长环境相异,塑造出的人生便各有不同”“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成为什么,自己说得算”这样的情节。这样的情节的确更贴合成年人的审美、更符合成年人的精神寄托。

也有关于影片的负面特征高分评论,直接设问“抽去原本故事里最经典桥段后的哪吒还是哪吒吗?”影评也对于此类评论做出回应:“我们需要‘高山流水’,我们也需要‘下里巴人’。‘藕霸’的故事无法满足全部观影人的精神需要,但票房在那里、评分在那里、上座率在那里,说明它已经获得这个社会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人的认可。至于国产动画电影,不能因为它是国漫,成年观众就先扣分,而应该因为它是国漫,去看看,看完后再想想,我们自己的动画电影哪里在进步,哪里还需要进步。”

2020年,我国电影行业整体受到疫情冲击下,仍有不少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破亿。2020年11月20日,《姜子牙》票房突破16亿,成为年度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第一名。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动漫产业发展前景预测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统计:“2015-2020年均有国产动画电影票房过亿,其中2019年过亿的国产动画电影达到6部,如《大鱼海棠》和《白蛇 缘起》,票房分别为5.73亿元和4.68亿元。2021年上映的《青蛇 劫起》,截止8月25日,票房已经突破5亿元。

正如网友所说:“你可以相信并继续期待中国动画电影。”

再前行,前路崎岖需要披荆斩棘

数据显示,国产动画电影2016年至2020年国产动画电影票房低于1000万的影片仍较多,2020年达到了70.6%。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动画电影还没到居安思危的阶段,迎合时代和保持初心,多快产出和慢细打磨很难统一,是国产动画电影矛盾点,好评和商业目的双需要求我们制作动画电影绝不是靠关系上院线而内容低幼化,这些缺失我们必须完善。”

如何做好过场动画电影,重点在于观众和创作团队两类群体。首先是了解观众在看什么,想看什么。采访过程中不难发现,观众关注重点在于动画特效技术和细节处理、故事的完整性及深度、配音演员的选择、片头片尾和中间插曲的音乐创作、结尾彩蛋五大方面。

“《大鱼海棠》中的《大鱼》,《白蛇缘起》中的《缘起》,《姜子牙》片尾曲《请笃信一个梦》我在很长时间都会单曲循环。不得不说,动画电影中的音乐成为重要加分项,以这三首歌为例,演唱者周深的歌声本身就有一种力量,不愧是‘国漫御用歌手’,歌声再和动画场面结合,可以称为锦上添花。每次看完动画我都会听完片尾曲后离场。还有,给我印象最深的背景音乐和特效音乐则是《大圣归来》,打斗场面的琵琶声,大圣出场经典的《小刀会序曲》,唢呐、琵琶、鼓点、二胡齐声,让人汗毛瞬间竖起来。”

“我的关注重点在于配音演员,《西游记之再世妖王》好像并没有很强的宣传力度,但在电影购票平台看到了配音演员表里的边江名字,我直接买了最近的场次观看。”

“《姜子牙》二维画面制作细节中采用的敦煌壁画式的美术风格让我被深深震撼。”

创作人员认为,收集这样的点评能够帮助进行更多的行业思考。比如为什么《小刀会序曲》如何做到被反复利用?现在的插曲如何不局限于“红一时”?比如今后创作中,如何借助动画电影这一载体,让中国传统文化被更多人了解和热爱?单纯依靠中国风或经典形象是否会带来审美疲劳?对标国内外大牛创作团队,如何建立联系进行对话和提升?

值得思索的还远不止于此,从政策支持到具体创作,从院线上映到后续统计工作,问题会减少但不会消失,纵观国产动画电影创作,一部卖座叫好的片子,一定伴随了创作团队的全方位思考和反复打磨。

再深挖,用产业延伸链带动行业发展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动画长片本身存在制作周期长、前期资金投入大的问题,各方面的支持、海外卖片以及周边产品的产出可以解决票房的问题。

动画电影形象的打造让卡通人物成为明星和流量。以《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例,在动画产出延伸方面,动画电影官方微博作为“发言人”不间断发微博“营业”,让影片虽播已久,但热度始终不散。“姜子牙哪吒大圣敖丙出道MV”一经制作官宣放映,仅电影姜子牙官方微博视频浏览量显示就有995万次观看。从动画电影回溯至漫画绘制,单行本《敖丙传》也销量可观。“哪吒贺李焕英荣登中国影史票房第二”、“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两周年”海报的绘制,中国动画创作人用一份独有的浪漫和温情让动画形象“活着”。

在动画电影向周边制作与贩售延伸方面,最新一款手办是万代魂继主角哪吒、敖丙降临TAMASHII NATIONS S.H.Figuarts系列后,6月11日接受预定,预计10月发售哪吒觉醒后的形态——少年哪吒;GoodSmileArts上海以度假时光为主题推出Q版手办;末那工作室推出的全角色系列手办和盲盒;歪瓜联名的键盘、纸胶带、立牌、钥匙扣等产品;平安银行哪吒联名信用卡和借记卡套卡,推出“全城天天88燃出国潮范儿”活动等等,形象联名资本,资本反哺形象,合力带动一部动画电影、一些动画电影的持续探索,最终为一个产业的发展带来利好。

在此基础上再创作的国产动画电影虽然大都还是将传统元素进行的再开发利用,但最近几部影片中可以看出,国产动画电影创作团队正不断开拓新故事、注入新想法、传递新精神,这种“新”可以体现出非凡的活力与生命力。而产业行业的联合携手,让国产动画电影能够利用产品的销售市场和面向人群整体统计数据,不断探索动画电影的未来创作和发展方向。对于产品的购买,观众认为:“产品制作和贩售是国产动画电影提升的一种表现形式,因为喜欢,所以购买,而周边产品制作的用心又作为加分项让观众期待动画电影的第二部、第三部上映。动画电影的任何一部分都不应该割裂来看,合力迸发出的能量让我们能够预判国产动画电影各方面在未来大有可为亦能大有作为!”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