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培训从业者:有人被“割韭菜”,有人变现近百万

2022-04-16 07:41 · · · 作者: Bamboo
   
小学毕业的宝妈刘薇,一个人在抖音起过4个号。

来自东北的她,在镜头前分享起自己的生活经历来毫不怯场,吸粉超十万。可账号做起来了,变现却寥寥无几,她因此萌生了报课学习的想法。

“我在网上刷到一个老师,把他的书看完觉得挺好的,就分期付款报了几千块钱的课。”

刘薇告诉我们,在老师的指导下,她的变现能力翻了几十倍,曾经欠下的近百万负债也将还清。

这个看起来像是卖课营销文案的故事,却真实发生着。

在人人都可以做短视频和培训的时代:有人挥舞着镰刀,有人“桃李满天下”;有人叫嚣着“短视频培训是割韭菜”,有人上完课摇身一变成为博主。

他们参加培训的目的是什么?短视频培训有什么帮助?什么样的人适合报课学习?为此我们对话了短视频培训行业的老师和学员们。

分期付款报名课程,做了3个账号变现近百万

@刘薇,坐标东北,入局抖音一年半

在2020年10月开始做抖音之前,刘薇因为投资失利,负债近百万。

原本她来到广州学做微商,接触后发现微商的风格并不适合自己,但她看到微商用短视频进行引流,觉得这种形式十分新颖,于是自己也尝试拍视频,用口播的形式讲一些自己的经历。

在第8个视频,她收获了一条百万播放的爆款视频,并顺势在五十几个粉丝的情况下开播了。

“我想着锻炼一下自己,没想到因为这波流量挣了一点钱,大概2万块钱左右。”

于是她开始坚持每天直播13个小时,账号也随之涨了3万粉丝。

但是好景不长,因为缺乏对平台规则的了解,直播时露出第三方Logo等原因,账号被封了。

账号被封后,刘薇迅速起了第二、三个账号,并在去年7月把第三个账号做到了5.8万粉丝。

此时,她的变现方式和大多数人一样,以挂车带货和接广告为主。

“带货收入不太稳定,有时候能卖几千,有时候能卖几万。广告报价在四五千左右,也是看商单的情况,有时候一个月一两条,有时候没有。”

视频里侃侃而谈的刘薇,说着东北话自带亲切感,起号对她来说似乎并不难,可如何稳定变现成了一个难题,她开始寻找培训课程进行系统学习。

“我虽然做了几个账号,但是变现其实很少,也不稳定。我没有闲钱,在网上刷到一个老师,把他的书看完觉得挺好的,就分期付款报了几千块钱的课。”

培训对刘薇的内容没有带来革命性的颠覆,却为她的变现方式打开了新的大门。

原本她只了解带货和接广告两种变现方式,在去机构当地拜访老师得到指导后,刘薇的第三个账号不仅在今年3月份做到了15万粉丝,还做起了知识付费:

“我就是一个小学毕业的普通人,都能从0到1做起来几个账号,那么证明我有做账号的能力,所以我会1对1陪跑带别人做抖音。

开始每人收费两三千,一期带十几个,后来每个月只收5个人,每人学费五千,我想把口碑做好,做不起来全额退款。”

受债务困扰的刘薇,深谙还有大量资金不足的普通人想学习短视频:

“针对预算不足的人,我建了为期一个月的答疑社群,进群每人收费50元,也会分享我的实操经验。

我还会帮别人看账号,也是50块钱一次,做账号策划定位,后来涨到了每次100块钱,因为看不过来,到现在目前为止我大概看了600多个账号。”

知识付费的模式让刘薇的变现能力翻了几十倍,如今,她的债务即将还清。

在短视频培训行业,学完课程自己开课教学的现象屡见不鲜。

100分的人可以去教80分的人,80分的人可以教60分的人,60分可以教40分,以此类推。

永远有0基础的人想通过学习入局短视频。

有需求就有市场,刘薇坦言,她教的都不是那么高端的,有很多人找她学,是因为她从一个离异宝妈到做起来抖音,很多普通人在她身上看到了希望。

但不是所有人都需要或者适合报课学习短视频。

“悟性很重要,有天赋的人不报课也是能做成的,但学的话会更好,因为有人指点你更多的方向,教你如何通过数据去做优化。如果不学的话会花费更多的时间。”

刘薇说,她会有筛选性地挑人,主要从两个方面去看,一是不怯场,面对镜头的时候能说话很自然流利,眼睛不是直勾勾盯着机器。

二是有网感,刘薇会出个题目,让对方取一个标题,如果接近爆款的话,证明他对文案有一定的理解。

“理解力差的话,给多少钱我都不会收的,因为我也承诺了,教不好的话我是要退款的,所以我不能给自己下那么大的坑。”

谈及“短视频培训是割韭菜的质疑”,刘薇透露了业内常见的骗局套路:

“目前短视频培训市场有专门割韭菜的,叫你抄来抄去批量复制,因为他肚里没有多少墨水只能割韭菜。另外有人会让你交多少钱,卖他们的货,卖到多少销售额再给你返点,但实际上根本达不到的,不要相信有人向你保证的东西。”

曾走弯路花上万元报课,找到方向后业务量激增

@江江,坐标北京,入局抖音一年

和刘薇不同,创业初期的江江一开始就决定报课学习短视频,为公司业务引流。

江江说:“我去年4月份入局抖音,是和合伙人苗女士一起创业,主要业务是为家长提供小学教育的规划咨询,苗女士负责台前出镜,我负责幕后运营。”

她们的公司想针对宝妈群体,提供1对1的教育咨询和学期陪伴服务。虽然有业务基础、预算充足,但江江也被课程“坑”过。

江江先报了A老师上万元的课程,却只收获了“洗稿”的“爆款秘籍”。

“那个时候想的挺简单的,觉得A老师有过成功案例,我们照着学也能做成。但在做的过程中发现,老师的方法放到我们的号上根本行不通。

比如,在起号初期,A老师的方法是搜索同类账号的热门话题,直接把别人的内容拿来改写,输出自己的视频,我们试过以后,即便投了几千的Dou+(抖音投放工具)也没什么效果。”

洗稿和翻拍视频的方式,也许会收获几条爆款,但是对于想打造IP的人来说,无疑是自欺欺人。

“在我还是小白的阶段,我会觉得别人拍什么火,我就也能复制,但其实不是的。我们要做的是个人品牌,最重要的还是找到自己是谁。”

后来江江又刷到了B老师,再次选择报课的她变得十分谨慎,把B老师的视频内容和直播几乎都看了,觉得更加靠谱有干货才决定报名。

B老师的课程没有让江江失望,学完之后,她们对内容方向和平台选择进行了调整,并成功带动业务量翻了几倍。

江江提到,“老师说很多人为了兴趣做抖音,但他误以为是在赚钱,我回头看开始真的好多作品就是自嗨,根本不是变现的思路。”

在自己摸索做账号时,她们拍了很多接孩子等日常亲子vlog,但生活类内容对需要教育规划的用户来说是没有价值的,内容和目标人群的需求出现了严重偏差。

后来,B老师建议她们把内容转换成只讲教育干货。调整后的两条视频获赞都破万,粉丝也涨了一两万,算是把账号从0到1搭建起来了。

“B老师在拍摄、构图、口播语速、表达方式上面都进行了指导,以及哪些活动和标签更适合我们,他都会定期反馈。”

除了做抖音,江江还在老师的建议下做了小红书,后来经过验证,她们的内容的确更适合女性用户占比更高的小红书。

她们的抖音粉丝量7万,小红书粉丝量8万5,但是在小红书的变现要远超抖音,还在小红书上线了课程。

“从去年11月份开始到现在总共有6门课程,价格在98元、298元不等,平均一个课程能卖个两三百份的样子。扣除平台和客户端分成,我们拿到手的在百分之五六十左右。”

谈到短视频培训的作用,江江认为,“我觉得对小白来说报课是很有必要的,但真的不是所有课都有帮助,不同老师有不同的风格和适合人群,更重要的是你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课。”

比如有的课程专门针对老板群体做孵化,收费高达几十万;有的培训更适合教素人起号,或者做一些不露脸的好物分享号;还有老师只教某一行业的线上引流等。

学员在筛选机构的同时,机构也在筛选学员

@C老师,新媒体培训机构及MCN创始人

培训机构CEO兼MCN创始人C老师透露,自己带过5000以上的学员,其中有20%的学员是有自己的项目的,他们最大的特点是预算充足,把短视频当作获得流量的渠道,不急于一时的回本周期。

80%的学员是纯小白,把短视频当作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但是自己又没有什么一技之长。

C老师说,如果有人报了很多老师的课仍学不明白,那我会劝他千万别报我的课,报我的课他一定也会觉得我是“割韭菜”,因为他可能就不会学习。

“小白想把账号做起来,执行力是根本,在这基础之上,更重要的是有自我认知,对自己的水平有数。绝大部分同学失败的原因是,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内容做得不好,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当你意识到哪里做的不好的时候,就赢下了95%的人。”

摆正野心和能力这杆天平是素人能够成功起号的关键。

至于什么样的人适合报课学习短视频,C老师坦言,“不差钱的学员”。

“价格可以反向筛选用户,这是一个很残忍的事情。因为不差钱的人有更大概率有见识和资源,他们不着急赚快钱,因此心态更好。学短视频的人,他们在选老师,同时老师也要学会选学员。”

面对“短视频培训是割韭菜”的质疑,C老师认为:

“大家的学习能力和付费的认知是不一样的,像割韭菜这个词,它背后有几个原因:

一是学员本身对于课程的理解是有偏差,甚至不会学习;

二是老师夸大宣传给学员带来的预期不符;

三是本来这个老师就抱着割韭菜的心,骗完一波就跑路,连名字也是假的。

用户会越来越聪明,认知也是不断提升的,这个行业会逐渐产生马太效应,优秀的老师带着更好的口碑和更稳定的利润,去做更好的内容,去把他们的价值放在他们的个性化的服务上,所以割韭菜的老师会消失得越来越快。”

短视频培训市场的产品良莠不齐,的确存在大量“注水”“洗稿”而成的课程,有一波又一波靠吹牛和贩卖焦虑积累大量粉丝的老师。

对纯小白来说,产生做短视频的想法往往是因为被大量广告宣传“洗脑”,认为纯小白也能轻松月入两三万甚至数十万。

但实际上,人们看到的成功案例往往是“幸存者偏差”,这背后仍然有大量人投入了大量时间和金钱却没有拿到结果。

在有人鼓吹“普通人裸辞做自媒体”时,C老师提出了反对态度。

“抛开有钱人不说,普通人有工作才有钱,有生活和素材,才有资本把内容做得更好。除非裸辞的经历会为你下一份工作加分,你才有资本裸辞做自媒体。”

刘薇、江江、C老师系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榜 (ID:newrankcn),作者:Bamboo

TAG: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